[K同人翻译][猿美]命运重启

标题:Reboot Your Destiny 命运重启

作者:Furiosity

翻译:莎白

分级:PG

原文地址:http://furiosity.livejournal.com/751732.html

翻译授权:http://estragon.lofter.com/post/1651cb_729de5

(前略)Regarding translations -- please feel free, I would beflattered! All I ask for are the things you already said you would do. :)

注:伏见利用猫的能力得到美咲的故事。这篇同人成文于第五话播放后不久,很多信息不完善所以多少有些OOC。不过我感觉这个思路很有意思就翻译出来了。



猿比古


“伏见,呼叫本地警方。”

“了解。”

上级决定把权力移交警方,即意味着任务的失败。但伏见另有打算。他在显示屏上打开这个区域的地图,计算着可能的逃脱路线。这一带有很多死胡同。这对搜捕很不利,他们可能藏在任何一条小巷里。

要不要带上几个部下呢?他想了一下,还是放弃了。多余的噪音会吓跑猎物。

伏见跳上屋顶,搜寻着移动的影子,凝神倾听任何不正常的动静——这个城区已经戒严,此时任何在外游荡的人都有可能是罪犯。

当他终于搜寻到目标时,那条黑犬——夜刀神狗朗——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里。

“她能给人制造虚假的记忆,让第一次见面的人认为彼此是老朋友。”

伏见迅速地转动着大脑。需要向总部汇报吗?不,那样会被他们听到——或者感受到,那只猫的能力太危险。

“呐,猫,治好我的失忆吧……”这是伊佐那社的声音。

失忆?这么说,猫曾经扰乱他的记忆?

“等我们脱离危险,再来解决这个问题……”夜刀神狗朗。

“……我们总是回避问题,就无法前进……”伊佐那社。

伏见不声不响地靠近,但仍然很难听清他们所说的每一个字。

夜刀神狗朗的声音传来:“把你施的所有术完全解除。”

真是个好消息。

有那么一瞬间,伏见看到他们三个的表情变得一片空白。如果他们之间有在交流,那大概是通过某种心灵感应的方式。

伊佐那社突然睁开眼。“那是谁?”

伏见纵身离开。被发现了吗?他决定先不要冒险,暂且撤离。他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三个。尤其是,那只猫可以施术干涉他的知觉。他在屋顶上急速潜行,思索着刚刚收集到的信息。

她能够干涉人的认知,建立心灵感应,操纵和恢复记忆。宗像礼司说得没错,这真是危险的能力。

危险,但是实用。

危险,实用,并且它的拥有者足够愚蠢,有想要保护的人。

伏见轻声笑了起来。

 

美咲


他昏昏沉沉地醒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明晃晃的玻璃,让他有些头昏目眩。窗户。太阳。

“我——我在哪里?有人吗?”

他不知道这是哪里。他在一座房子里吗?还是一间公寓?

啊,这些概念触动了他的神经。他知道那是什么——那是人们居住的地方。但与公寓相比,房子更贵,更离群索居。旅馆则是旅人们付费使用的临时居所。

但这并不能帮助他唤起具体的回忆,他的脑海中并没有任何有关的房子、公寓或旅馆的记忆。

他只记得他的名字,美咲。他来自东京。他喜欢红色。

什么也想不起来——这是失忆症。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学到这些名词,或听谁提到过。

失忆症?他在医院里吗?人们看病、死去的地方?

死——死是生命的终结。

他,死了吗?所以想不起来生前的事?

他的左边响起一个细微的声响。一扇门向里打开了。

门,以及锁,可以隔绝寒冷,和其他人。

上锁的门。

有个人站在门边。上锁的门并没有把他摒弃在外。

门是……

“啊,你醒了,”门边的人说。

美咲不知道他是谁。但他感受到一点点的模糊的、复杂的情绪正在凝聚。这些情绪并不来自于任何记忆,只是一种感觉。

他认识美咲吗?美咲认识他吗?

那个人穿着蓝色的衣服,看起来像是某种制服。头发是深色的,蓝眼睛隐藏在厚重的黑框眼镜后面。制服左侧别着一把长刀。

“你是……医生吗?我死了吗?”

“你当然没死,”那人的嘴角扬起一丝笑意,“好久不见,美咲。”

“你知道我的名字。”

“我当然知道。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的名字,只要我还活着。”

“抱歉,”美咲说,“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记得我是谁。你知道我是谁吗?”

那人走过来,在床边坐下。“恐怕我知道的也不多。我们很久以前就分开了,从那以后就一直没有你的音讯——直到昨晚,你在街上昏倒,我刚好路过,就把你带了回来。你身上没有身份标识,没有个人终端,我不知道还能把你送到哪里。”

“我们是怎么——我们互相认识吗?”

“我们曾经在同一个孤儿院呆过,后来你被送走,我就再也没见过你。”

“我是个孤儿?”也就是说,他没有父母。“那时我多大?”

“十三岁,跟我一样。你今年二十二岁。你的生日是七月二十日。我的是十一月七日,也就是上个星期。”

“现在十一月。”美咲拼命回忆跟这个月份有关的信息,脑海中浮现出的却只是敲打在沥青马路上的雨滴,早晨的薄雾,以及人行道上的枯叶。

十一月是秋天,然后是冬天,春天,夏天,秋天。

“十一月。”

“我会带你去医院。如果你曾经在某家医院里呆过,他们会有你的信息。如果他们查不出来,我可以——我在Scepter 4工作,有权查询所有公民的信息。今天我本来想替你查的,但我不知道你的姓,也没有带你的照片。而且我没想到你会失忆。”

Scepter 4,东京市特殊警察部队。这个概念闪过美咲的大脑,他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却不知如何开口。他再一次感受到那种含义不明的、奇怪的钝痛。

“谢谢,”他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那个人——美咲还不知道他的名字——离开了房间,让他换上衣服。他穿上合体的长裤,臀部的位置有点儿紧,还有白色衬衣和墨绿色的外套。这是他的衣服吗?他毫无印象,但那种奇异的感觉再一次袭击了他。

美咲打开门,一条狭窄的走廊把他引进一个大一些的房间。房间的一头是沙发和电视柜,另一头连接着一个小厨房。

穿蓝色衣服的人正坐在沙发上看杂志。“好了吗?”他说,打量了美咲一眼,“我们走吧。”

他们走进电梯的时候,美咲感觉到有一点眩晕。一股莫名的恐惧在他的胸腔里慢慢凝聚,开始噬咬他的心脏,大难临头的预感充盈了所有知觉。当他们走出电梯,走向那个装着玻璃门的、光明的出口,冷汗已经浸湿了美咲的后背。他感到呼吸困难,心跳加速。仿佛一旦他踏过那道门,他和身边这个人就会遭遇无法想象的巨大灾难。

他的身体仿佛脱离了他的控制。他可以看到地板上的倒影,从那里面认出了他自己。他走在蓝色衣服的人旁边,个子要矮一些,穿着墨绿色的外衣——他的头发是红色的。他仿佛飘离了那具身体,失去了对它的控制。

他突然感到胃里一阵翻腾,随后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四肢好沉重,好像刚刚被什么巨大的重物碾压过。他在大门前停住脚步,看向穿蓝色衣服的人。

“我做不到,”他呻吟着说。

那个人的眼睛如夜空一样深沉。“美咲,怎么了?你看起来很不好。”

“我,不想出去,”美咲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努力压下胸中巨大的恐惧。他感到一股不同寻常的燥热,仿佛有火焰在他的指尖燃烧。他能够操纵它,就好像它一直潜伏在自己体内,流淌在他的血脉里。他看到自己被熊熊烈火包围,那热度穿过他的血肉,深入骨髓。那一定是幻觉。

蓝色衣服的人用手臂环住美咲;那个人就好像一面盾牌,将他与那扇门隔绝开来。“嘘,嘘,已经没事了,”他在美咲头顶上方喃喃地说。

然后美咲陷入了昏迷之中。


他在床上醒来,身上仍然穿着昏迷时的衣服,躺在被褥上面。那个人坐在窗边,手里拿着一本书。

“我——怎么了?”

“你好像有很严重的广场恐惧症,”那个人说,把书啪地合上。“也就是说,你害怕出门。也许你的失忆也跟这个病有关,我是在室外找到你的。室外的环境带给你的恐惧可能导致你的大脑自动关机。你失去记忆是因为大脑没有正确重启。”

“什么?像电脑一样?难道我是机器吗?”

那个人轻笑了几声。

“不,你当然不是机器。这只是我的职业习惯,希望你不要介意。”

“不——我不介意,”美咲说。“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伏见猿比古。你以前叫我猿比古,或猿。”

“猿比古。”美咲说,细细品味着这个名字。

 

猿比古

 

伏见注视着美咲的睡脸,倾听他安稳、绵长的吐息。

一切正如他所料。几年的背景调查,接近伊佐那社,伺机下毒要挟,并与猫达成协议。

按我说的去做,否则他会死。如果你告诉别人,他会死。如果你不做,他会死。

 伏见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的秘密,包括那只猫。但猫显然只担心她的小白,对美咲或吠舞罗都毫无兴趣。这给他省下了很多精力。当然,他也许会找机会干掉她,但是他要先弄清楚干掉猫不会解除她的术。

美咲忘记了一切,而且他永远不能跨过那道门——猫向伏见保证这个术是稳定、永久的,看到任何事物都不会让他恢复记忆——但伏见不想冒险。美咲不需要出门。这座大楼里有他所需要的一切。此外,来自外界的刺激可能会激发他的赤之力,就好像那天下午在门厅里一样。伏见不希望再次发生同样的事。

美咲仍然是美咲。有血有肉的,天真的,迟钝的,灿烂的美咲。伏见还没来得及尝试一些更愉悦的事,但他们有的是时间。他还没想好要怎么解释他们身上相似的纹身,但他会解决这个问题的,在美咲有机会看到他的裸体之前。他会彻底重铸他们的关系。

美咲想要他,这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毕竟,他们命运相连,伏见在相遇的那一刻就知道。

伏见向美咲保证他会全力调查美咲的真实身份。他把他的调查结果带回家,甚至让美咲用Scepter 4的终端机进行搜索。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到处都没有美咲这个人。

没有人会想念美咲。没有人会记得他。除了伏见猿比古。

“现在,你是我的了,”他轻声念道,关上了门。

 

-完-


评论
热度(5)

少年心氣

©少年心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