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同人翻译][HP/DM]将军(第二章&第三章,完)

标题:Checkmating

作者:mahaliem

翻译:莎白

分级:PG-13

简介:为了拉拢伏地魔的支持者,罗恩计划把哈利跟斯莱特林配成对。

原地址:http://mahaliem.livejournal.com/


第二章 中局

 

每天早上,米里森都会收到一件新的礼物。当她收到罗恩亲自采摘的野花,她把花束扔回到罗恩脸上,尖叫着说她对花粉过敏。罗恩告诉她自己本该想到她是那种精致脆弱的类型。

在(用幸存的巧克力)贿赂了潘西,问出米里森最喜欢的味道之后,罗恩给米里森寄去一大盒全是肉桂味的比比多味豆。她把那些豆子用吸管喷射到罗恩身上。事后罗恩称赞了她的精确度和肺活量。

他寄给她的大量纸条和情诗都被撕成一条一条的碎片。罗恩沾沾自喜地注意到她是在读过以后才撕的。受到鼓舞,他开始在晚餐时也给她寄诗。

最精彩的部分是一天晚上,罗恩站在大厅全体学生前面,开始背诵他的最新诗作。

 

她的行动厉如风暴,

她的黑发铺满天空。

雷声勾勒她的形貌,

闪电迸出她的瞳孔。

 

我愿伫立在夜雨中,

把自己淹没在你胸。

她是那么光芒万丈,

令我火炬燃烧熊熊。

 

当米里森愤怒地追着他跑出城堡直到禁林边上,他所能做的一切就是尽力甩掉她。

事后,赫敏告诉他,如果米里森真的]抓到他,这会被视为一次正当杀人。因为那首诗真的很雷。

罗恩藏在树后,等着米里森跺着脚走开。为了确保危机过去,他多等了几分钟。这时他听到附近的灌木丛里传来细小的声响。

仍旧有些微紧张,罗恩大喊,“那边有人吗?站出来!”

哈利走了出来,从头发上扫下一片落叶。在他身后,是马尔福,整理着他的袍子。

 “罗恩,嗨,”哈利说,半心半意地挥了挥手。

 “哈利?马尔福?你们在这儿干什么?”

哈利的喉咙里发出一点声响,但不具有任何实际意义。马尔福向前走了一步。

 “我们在打架。仇敌见面分外眼红。”

“没错。”哈利猛地点头。

罗恩把双臂交叉在胸前,向后靠在树干上。“在灌木丛里?整个晚上?”

“不想让那老笨蛋邓布利多发现。”

哈利对“老笨蛋”那部分皱了皱眉,然后看向罗恩。“他有可能会制止我们。但我们真的想决斗。”

“就是这样,”马尔福说,一个假笑爬上他的脸,“我不会让任何人制止我接近哈利,在我想要的任何地方。”

“而我认为需要有人告诉德拉科谁才是老大。”

“所以我把他推倒在地上。”

“但我拉着他一起倒下。”

“这就是为什么最后我在他上面。”

哈利的声音颤抖了一下。“没错,在我上面。上上下下地摸着我。”

“紧紧地贴着我,”德拉科补充道。

两人都热切地注视着对方。罗恩看到德拉科的胸脯剧烈起伏着。他有什么呼吸系统毛病吗?

“我试着从他身下脱身。我扭动,用力向上刺戳,能多用力就多用力(as hard as I could)。”

 “噢,天,是的。极端地硬(extremely hard)。他的确这么做了。”

 “但是他……他咬我。在脖子上,”当哈利看着德拉科时,他的眼睛开始闪光。

罗恩不喜欢哈利用这种低沉沙哑的声音说话。他也不喜欢哈利看着马尔福时毫不掩饰地露出淫荡的眼神。他也许想过要撮合他们,但并不意味着要站在旁边看他们眉来眼去。

最后,他大声地清了清嗓子,看到两双眼睛惊讶地集中到他身上,显然之前完全忘了他在场。

“如果你们已经打完架了,那么我们可以回城堡去了,对吧?”

哈利渴望地盯着灌木丛看了一会,然后点了点头。

 

他们三人一同走向城堡时,罗恩慢慢靠近马尔福。“你是个斯莱特林,”罗恩说,努力换上一副轻松的口吻,而不使自己听起来像在指责,“既然如此,你应该知道我该怎样做怎样才能接近米里森。”

马尔福侧头看向罗恩。“你真的对她感兴趣?这次我觉得所谓的‘勇敢的格兰芬多’是有点——”

“你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三人停下脚步。马尔福抱起胳膊,对罗恩露出一个假笑。哈利在一边看着。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韦斯莱?”

“因为如果我成功了,你知道米里森对我很糟糕。她会狠狠地折磨我。”

“嗯……我想这理由不错。好吧,我会做的。我会帮你。”

他们走回城堡的路上马尔福一直在高谈阔论,哈利紧紧地跟在一旁。罗恩一面听一面提醒自己他并没有把灵魂出卖给撒旦,所以他不必产生那种罪恶感。

 

“韦斯莱,你这只恶心的鼬鼠!”早餐后,罗恩和哈利站在走廊中间说话时,米里森向他走过来。

“来了,”哈利说。他对罗恩胆怯地笑笑,快速地走开了。

“巫师世界的英雄——哈,”罗恩喃喃自语道,看着他的(曾经无数次面对伏地魔的)朋友在面对米里森的战役中临阵逃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转转身面对。

“我不敢相信你会这样没下限。”米里森摇晃着手中皱巴巴的信件,发出哗哗的声音。

“那是什么?”

“你叫你妈妈给我父亲写信。她邀请我去你们家过圣诞节。”

“对,你说的没错。我就是这么卑鄙。”

她的瞪视变得更加凌厉。“他告诉我出去走走有好处,跟我的……”说到这里,米里森开始变得狂躁不安,她画了一点时间才艰难地吐出后面两个字,“男朋友!”

马尔福的利用父母来施加影响的计划凑效了。

 “我想你可以告诉他真相。告诉他我不是你的男朋友。”

所有的怒火如同被戳破的气球一般从米里森身上消失了,她的目光阴沉下来。小心翼翼地,罗恩拉着她的胳膊把她领到一间空教室里,把她按到一把椅子上。

“怎么了?”

“我不能告诉他真相。”

“为什么?斯莱特林有必须永远说谎的原则?”

米里森轻蔑地看了他一眼。“不,你这个饭桶。我不能告诉他因为他……”

她停顿了一下。罗恩脑海中涌现出无数可怕的图景。

“因为他是那么为我高兴,”米里森最后说道。

罗恩的眼睛瞪得快要弹出来了。“什么?”

“我爸爸担心我太孤独。”

“但是……但是你周围一直有很多斯莱特林。他们跟随着你,为你说出的每一个字而战栗。”

米里森垂下眼睛。“爸爸希望我被爱着。”

一丝罪恶感爬上罗恩的脑海。他为了一个正义的理由开始这一切,打败伏地魔大概是最正义的理由了。但他没有真正考虑过他人的想法。

罗恩在她的椅子边蹲下,握住她的一只大大的、结着茧的手。“我做你的男朋友,有那么糟糕吗?”

她脸上露出一个无力的微笑。

“是的,韦斯莱。很糟糕。”

 

当米里森走进火车隔间,扑通坐在罗恩身边,赫敏和哈利尽了最大努力不要去盯着她看,仅仅用余光偷偷看了几眼。罗恩甚至没有试着回避。

 “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心情很糟。我不想用坏心情去残害我的朋友们,我只能来残害坏心情的源头——你。”

“你是说她有心情好的时候?”哈利低声说。

“你是说她有朋友?”赫敏低声说。

罗恩向他的同伴们投去一个恳求的目光。赫敏轻不可闻地哼了一声,倾身向前,伸出手。“很高兴再次见到你,米里森。”

米里森看着赫敏的手,就好像看着一条毒蛇。事实上,罗恩想,认真想想,她是挺像一条蛇。

“用那东西碰我试试,格兰杰,我会碾碎你的骨头。”

赫敏迅速地收回手。

哈利从座位上站起来。“你不要用这种口气对她说话。”

“谁能阻止我?你?”米里森尖利地嘲笑哈利的怒气,“你太有礼貌了,脑瓜子里都是些体面的狗屎,不可能抽出魔杖对着我。你太格兰芬多了。”

“我不会向斯莱特林屈服的,”哈利傲慢地说。

“如果你不会,我们最好开始教你怎样给伏地魔鞠躬。因为你会输掉,波特。”

在哈利的目光中,米里森继续激怒他。“想想二年级时的决斗俱乐部吧,我跟格兰杰一组,而且我赢了。”

 “你作弊,”赫敏插话说,仍旧为了五年前的事而恼火。

米里森对格兰杰露出一个得意洋洋的微笑,然后重新转向哈利。“决斗的目的就是赢。我知道格兰杰比我懂得更多咒语。站在那儿等着她诅咒我太蠢了。”

哈利坐回到座位上,仍然用力地瞪着米里森。

“据我所知,波特,你很少守规矩。如果你想听我的建议,那么在战斗中也别遵守规矩。”

罗恩想要哈利汲取这些信息,有那么一会儿,他很是为他的冒牌女朋友骄傲。然后马尔福撞开门,手臂环抱在胸前,靠在门框上。

“你在这儿,波特。我想着我们是不是要最后比试一次摔跤,在我们跟最亲近和亲爱的人一起去度假之前。”

“马尔福!”哈利尖叫,脸颊变成了粉红色。他激动地来回扫视着罗恩、赫敏和米里森的表情。

德拉科从门边向前一步。“你向我许诺过我们会……打架。”

“噢,对,打架。”哈利做了个深呼吸,“我们可以做那个,但是火车上地方太窄没法……嗯,打架。”

“我听说行礼车厢是个打架的好地方,”罗恩建议道。

“真奇怪,”赫敏皱起眉头,“我听说那是个接吻的好地方。”

伸出手来,德拉科抓住哈利的胳膊,把他拖出车厢。

哈利被拉走后,赫敏看起来有点儿担忧。“我希望哈利不会受伤。”

“别担心。马尔福不会伤害他的。”米里森挥了挥手。

“我见过哈利在跟马尔福见面回来后,身上带着瘀伤什么的,”赫敏说。

“而且面带微笑,我确定。”

“只有在他教训了马尔福之后才会这样。”

米里森看起来有一阵子迷惑。“马尔福的名声相当响亮,我不认为哈利能教训他。”

赫敏谨慎地笑笑。“哈利的名气要大得多了。”

“那倒是。”

“在斗殴中哈利可以变得相当可怕。”

米里森脸上划过一丝理解的神情。“噢,你真的认为他们是去那儿打架的?”

罗恩来回看着两个女孩。赫敏露出疑问的表情。米里森对于她能告诉全校最聪明的女孩某些她不知道的东西很高兴。如果米里森说出来,赫敏绝对会在其中插一脚,然后整个计划就泡汤了。米里森张开她的嘴,罗恩知道自己必须要阻止她。

拉过米里森,他把嘴唇按在她的嘴唇上。

 

几件事情同时发生了。

赫敏失去了语言能力,开始发出咯咯的声音。

米里森失去了移动能力,仿佛中了一个禁锢咒。

而罗恩失了神。

绝对是失去了神智,因为他的一部分内心觉得这个吻相当不错。

刹那之间一切重回现实。米里森推开他,然后猛捶他的头,罗恩被打翻在地上,眼冒金星。赫敏重新找回了她的声音,尖叫着“罗恩!”而罗恩意识到那些主意真是非常、非常糟糕。

然而,他的确窥视到一点海格的父亲爱上他的母亲时曾有过的内心感触。

  

韦斯莱太太看着米里森。她的目光在罗恩身上停留片刻,然后转回米里森身上。做了个深呼吸,脸上挂上笑容,她走上前去,握住米里森的手。

 “你好,亲爱的,我们很高兴你来跟我们一起度过假期。”她的目光向下移动到米里森手上,猛地吸了口气,“你好像伤到手了,得赶紧治疗一下。”

 “是吗,谢谢,韦斯莱太太,”米里森说,跟着罗恩的妈妈走出站台。“我打某样东西时一定是不知怎么地用力过度了。”

 

赫敏和金妮跟在两人后面走开,罗恩摸了摸耳朵后面的肿包,那是被米里森的拳头打到的地方,然后他开始找哈利。

火车已经快要空了,糖果包装纸和纸片散落在地上,但罗恩听到车尾附近传来声音。

“该死,马尔福。你不能这么做。”

德拉科干笑一声。“在扫帚间开过几次会不代表你拥有我,波特。”

“但伏地魔会。”

在某个疯狂的瞬间,罗恩怀疑德拉科是不是计划着在扫帚间跟伏地魔开会,然后他突然明白过来。德拉科一定在考虑加入食死徒,而哈利在试着说服他抛弃那疯狂的念头了。

罗恩站在隔间的门外,观察了哈利和马尔福一会儿。马尔福的头发几乎像哈利的一样散乱,他们的长袍皱巴巴的,好像它们在旅途中曾被揉成一团。马尔福微微仰着头,轻蔑地注视着哈利,仿佛弃之敝履。哈利的目光中闪着怒火。

“嗯哼。”罗恩清了清嗓子,两人猛地看向他,被他突然出现吓了一跳。“我们得走了,哈利。”

哈利简单地点点头,然后转回去面对德拉科。一瞬间,他猛地抓住对方的手臂,把他重重地推在窗台上,然后抵住他。哈利的嘴唇占有性地压向马尔福的,他用力地亲了他一会,然后松手,走开。

沉浸在愤怒中,他从口袋中拽出来一个包裹,胡乱地塞进德拉科手里。

“这是你的礼物。圣诞他妈的快乐,”哈利忿忿地说,离开的时候推了罗恩一把。

马尔福,手里拿着那个银色包装的盒子,仍然靠在窗子上,就好像那是唯一支撑着他不倒下的东西。有那么一会儿他的视线跟罗恩相遇,然后他僵住了,似乎在思考是否要戴回那个一如既往的骄傲的面具,随后他叹了口气,放弃了。

罗恩恨德拉科。他永远恨他。罗恩知道他应该为他的计划成活而欢呼雀跃。那个马尔福站在那里,紧紧握着哈利的礼物,看起来形单影只。他再也不是哈利的敌人。然而罗恩全无幸灾乐祸的感觉,反而有些愧疚。

他同情地向德拉科点点头,然后转身走开。

 

他花了几分钟追上哈利。

“想要谈谈吗,伙计?”

哈利摇头。

“你亲了马尔福。”

哈利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手在口袋中揉动了一下。“好吧,让我听听看。”

“听什么?”罗恩问。

“那些呕吐声。假装的干呕。对我亲吻马尔福的厌恶的喊叫声。”

罗恩笑了。“不会说这个。在那方面我赢了你。”

哈利扬起一边眉毛。

罗恩解释道:“我亲了米里森。”

 

第三章 残局

 

罗恩尖叫着,奋力想把身上的蜘蛛拍下来。赫敏,金妮和哈利冲过去帮他。

韦斯莱夫人正在教训双胞胎:“说真的,男孩们!我认为你们应该停止这些荒唐的恶作剧了,比如在你们的弟弟走出飞路网时作弄他。”

“既然听说了他要带女朋友回家,”弗莱德说,仍在哈哈大笑。 

“我们认为我们应该帮助他留个好印象,”乔治加上。 

米里森向前一步:“你们喜欢听他尖叫。” 

“那很有趣,”双胞胎中的一个说。“只是个玩笑,”另一个接道。

米里森露出她最最斯莱特林式的微笑。“我也喜欢听他尖叫。”

弗莱德和乔治睁大了眼睛,惊恐地从她身边退开。作为回应,她向前一步,嘶嘶地说:“只是我不开玩笑。”

 

罗恩终于赶走了蜘蛛,冷静下来。他父亲及其余兄弟走进起居室迎接新来者,然后是一阵忙乱的“你好”和热情拥抱。珀西站在比尔和查理旁边,看起来特别苍白,用矫揉造作的生硬语气向哈利和赫敏问好。然后,在一阵愉快的问候声中,罗恩听到一个刺耳的声音。

“韦斯莱!难道你的脑子里都是鼻涕吗?”

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下来。罗恩转向米里森,“现在怎么……”他扫视着四周一张张震惊的脸,急忙加了一句“亲爱的?”四周的脸显得更加震惊了。

“你从没告诉过我你有个养龙的哥哥。”米里森指着查理。 

“我没想要保密,只是我们从没谈过这个话题。” 

米里森哼了一声,一只肉乎乎的爪子抓着查理的手臂,开始奋力把他拉出房间。“我们得谈谈那些龙。” 

罗恩看到查理紧张地吞咽了一下,被拖出了房间。 

沉默再次降临。每个人都瞪着罗恩。 

“呃,我喜欢她,罗恩,”亚瑟开了个头,“让我想起你妈妈。” 

韦斯莱夫人迅速地给了她丈夫的头一巴掌。 

罗恩想他看到了相似性。

  

等待圣诞节到来的时间无比漫长。赫敏教会他们用麻瓜的方式在圣诞树上串上爆米花。他们花了大半个晚上串起一串串装饰品,然而第二天早上,当他们走下楼梯,发现圣诞树被剥光了。 

前一天晚上米里森曾咕哝着她饿了,得去吃点零食。 

一开始,床铺的安排出现了点问题,因为金妮和赫敏都不愿意跟米里森睡在一间房里。罗恩不太清楚最后是怎样解决的,但在第一天晚上过后,他看到反弹的咒语在墙上留下的痕迹,他确定他不想知道。 

他知道赫敏第二天顶着一头绿发走出卧室,金妮长了根尾巴。而每次当米里森要开口说点什么,都会唱出来。因此她没法多说什么。那天过得相当愉快。 

无论如何,她们三人达成了某种休战协议。协议中各方都掌握了可以彻底摧毁敌人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随时准备使用。但协议仍然是个协议。 

 

最后,圣诞的早晨到来了。在沉默中,米里森打开了罗恩给她的礼物——一个他花了几天时间做成的鸟笼,赫敏教了他把木材弯曲成任意形状的咒语。 

“你觉得怎么样?”罗恩急切地问,有些惊讶于自己如此在意。“你从没说过你有只鸟。我想你现在可以养一只了。” 

“它……它看上去不太丑。” 

这是极高的赞赏,罗恩认定。他慢慢地学会怎样跟米里森交谈。她对他的咆哮不像以往那么恶毒,因此她一定被他的礼物迷住了。 

当他为她的不太严厉的瞪视而身心愉悦时,米里森递给他一袋钱。“我本想去给你的家人买圣诞礼物。”

 “但是你没时间。我想我们都能理解,亲爱的,”韦斯莱太太说。 

“实际上,我是懒得去买,”米里森纠正她。 

韦斯莱们再次盯着她。 

罗恩趁机向袋子里扫了一眼,倒吸了口凉气。 

“爸爸,你说过明年夏天你想带我们去罗马尼亚探望查理,但你不确定能不能付得起费用?”没有多说,罗恩把满满一袋加隆递给他父亲。 

他父亲也向袋子里看了一眼。然后面对他的家人,笑容满面。“这太棒了,非常感谢,米里森。” 

“随便,”米里森说,不理会他的感激。“什么时候吃晚饭?” 

罗恩把一件礼物塞进她手里。“我已经告诉了你四次了,所有人都开完礼物以后就吃饭。” 

米里森扫视了一遍韦斯莱家的庞大人口以及数量庞大的礼物。 

“我快要饿死了,”她畏缩了一下,拆开另一个礼物。她打开盒子,然后转向罗恩。“这是什么?” 

“这是件套头衫,我妈妈做的。”罗恩没有告诉她,他妈妈在火车站见到她以后,就急急忙忙地开始织一件更大号的套头衫。织针在前一天晚上才完成了工作。 

慢慢地,仿佛害怕它会咬人,米里森把毛衣拉出盒子,举起来。 

“这很红,”她慢慢地说,“而且上面有个字母M。” 

“没错,这个M是米里森的M。” 

“我会看起来像个M&M。” 

哈利发出一声怪叫,然后迅速止住了笑声。赫敏咯咯地笑了起来。 

罗恩看上去很迷惑。“M&M是什么?” 

“一种麻瓜糖果,”赫敏解释道。 

罗恩看向米里森,“你怎么知道麻瓜糖果?” 

米里森低下头,然后又看向罗恩,“猜猜看,韦斯莱。” 

“噢,好吧。我认为你看起来的确像,因为你太甜蜜了,”罗恩说,希望能抚慰她。 

他意识到抚慰没有凑效,因为下一刻他就感到米里森的拳头撞到了他的头。 

米里森跺着脚走开。 

“啊,那唤起了很多回忆,”韦斯莱先生叹了口气。 

随后回忆变得更加生动——韦斯莱太太拍了一下他的头。 

 

他们环绕着桌子坐下,开始享用韦斯莱太太准备的圣诞大餐。晚餐被一声巨响打断了,令所有人吓了一跳。 

德拉科马尔福站在一阵烟雾中,魔法能量在他身体周围啪啪作响,血从他额头上的伤口中流下脸颊。他的右手臂怪异地挂着。 

有那么一会儿,他瞪着坐在桌子旁的每一个人,然后开始以慢动作倒下。哈利只来得及在他的头撞到地面前接住他。 

“老天啊,”莫莉尖叫。 

“噢,天,”亚瑟说,站起来急急忙忙地帮哈利扶住德拉科无力的身体。 

“给我马铃薯,”米里森在咀嚼的空隙间说。

  

罗恩看了看他的床。没法挽救了。他必须烧了它。 

必须烧掉的理由就是,现在金发男孩正占用着它。哈利躺在德拉科旁边,喃喃低语着某些毫无意义的话,同时轻拍着他的肩膀。韦斯莱太太尽了最大的努力治疗她能找到的所有伤口,然后大声宣布男孩需要睡眠。赫敏以及其余韦斯莱家人鱼贯走出房间,米里森不在他们中间。据罗恩所知,她仍在吃晚餐。

德拉科的眼睛颤抖地睁开。“哈利?” 

“我在。” 

“我觉得我死了一会。”德拉科看着哈利,眼中充满恐惧。“我去了地狱。那里太可怕了。魔鬼都是红头发的。” 

“嗯,你现在安全了。你在陋居。”德拉科看上去很茫然,哈利解释道,“韦斯莱家。罗恩的妈妈治疗了你的伤口。” 

罗恩走上前去。“发生了什么事,马尔福?” 

有那么一瞬间,一个冷笑出现在德拉科嘴边然后很快地消失了。“我不想接受黑暗印记。我告诉伏——,”德拉科停住了,强压着恐惧,然后继续,“告诉神秘人我应该迟些接受印记。我给了他充分的理由,比如我可以为他做密探监视邓布利多,直到我完成我的教育。” 

德拉科低头看着膝盖,沉默了一会,抬起目光。“他说他可以在钻心咒中教育我。” 

哈利靠过去,握住马尔福的手。这个动作使得马尔福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 

“你怎么到这里来的?”罗恩问。 

“哈利的礼物。我发现那是一个门钥匙。我不知道它会把我带来这里。” 

“不,”哈利轻声说,紧了紧握住马尔福的手,“它不会把你带来陋居,它会把你带给我。” 

“你疯了吗?”罗恩大叫。 

“你终于搞坏你的脑袋了吗?”德拉科大喊。 

罗恩和德拉科匆匆交换了一个目光,两人都对于他们竟然达成了某种共识而感到不自在。 

罗恩率先从这种怪异的体验中恢复过来。“他们可能从这饭桶里抢到它,然后利用它找到你。” 

“来到你面前的有可能是伏地魔,”德拉科怒气冲冲地说,“而你只有一群韦斯莱来保护你。”罗恩愤怒地咒骂了一声,德拉科毫不在意地耸耸肩。“噢,我想你们相当拼命,但那是伏地魔。” 

“我不在乎。”哈利毫无悔意,“它完成了它的使命,保护德拉科免受伤害。” 

“如果你再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我就把你绑在床上,”德拉科嘶嘶地说,“你知道我接着会对你做什么吗?” 

哈利的眼睛睁大了,目光中是好奇和迷恋。“做什么?”他气喘吁吁地问。 

“什么也不做。” 

“哦。”哈利想了一会儿。“哦,”他小声重复了一遍。 

德拉科把脸埋进手掌里。“我背弃了我的家族,也许很快就会一无所有了。我变成了强大的黑魔王的敌人,现在我还发现我的男朋友是个笨蛋。至少事情不会变得更糟了。” 

罗恩邪恶地笑起来。“马尔福,你知道你在我的床上吗?” 

马尔福尖声大叫。 

 

直到圣诞节过后三天,德拉科才痊愈得可以下楼。这导致了一点小口角,因为他无法理解弗莱德和乔治为什么不是家养小精灵而一直使唤他们。 

“如果不是这样,你们为什么会有两只一样的?”他问哈利。后者已经疲于争执,只是简单耸了耸肩。 

查理冲进房间。“我收到了通知,在离这里不到一百英里的地方出现了一条野生龙。他们正在试着捕获它,但他们需要一切可能的援助。” 

年轻的韦斯莱们,除了珀西,立刻嚷嚷着要去当志愿者。赫敏清晰地表明了她想加入援助小队的意愿,而米里森艰难地挤开人群,确保自己排在第一位。 

哈利沉默了一会,他的目光飘到仍然虚弱的德拉科身上。 

“噢,去吧,波特。你终于有机会杀死一条真正的龙了。” 

“他最好别碰它,”米里森恐吓说。 

最后看了马尔福一眼,哈利开心地加入了志愿者。援助小队兴奋地冲出陋居。 

 

几小时后,援助小队的面貌焕然一新。包括烧焦的头发,一些烧伤伤口,以及衣服上各式各样的焦痕。 

“你们应该看看米里森,”查理大笑着对他的父母和德拉科说,“她太惊人了。她制定了个计划,让人去分散龙的注意力,然后,当龙正忙得晕头转向时,她对它的翅膀用了个缓慢收缩咒。龙立刻平静下来。” 

德拉科看着哈利,他的袍子破破烂烂,烧得焦黑。“这些事发生的时候你在哪儿?” 

哈利皱眉。“猜猜是谁负责分散注意力的。” 

德拉科的尖叫充斥整个房间。“布尔斯特罗!” 

“怎么了,马尔福?” 

米里森挤开人群来到德拉科面前。罗恩发现她的表情看起来比平常更好斗。 

“你想要做什么,就派这些人去做。”德拉科对着一屋子的韦斯莱挥了挥手,“但波特是我的东西。” 

“喂!”几个韦斯莱说。 

一开始,哈利咧嘴笑了起来;但随后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被标为某人的所有物。“喂!” 

但德拉科和米里森面对面瞪视着,无视了其他人愤怒的叫声。 

“我不是为了看见哈利变成龙的食物才背弃了我的家人和马尔福的立场的。” 

“噢,少来了,马尔福。别人大概会听信你的‘背弃家人’那一套,但我知道得更多。你父亲对你跟波特的事兴奋得不得了,以至于摄魂怪吸收了过多的养料开始发福。” 

每个人都看着德拉科。德拉科脸红了。 

“她是什么意思?”哈利问,手放在他男朋友的肩膀上。 

“我父亲一直希望我跟你成为朋友,你知道的,”德拉科低声说。 

“是的,这样他就可以把我交给伏地魔。” 

罗恩可以看出德拉科正努力逃避哈利的目光。 

“就是这样,不是吗,德拉科?你父亲希望你出卖我。” 

“不完全是。”德拉科的声音几近微不可闻。“马尔福家族已经延续了几个世纪。无论是战争还是政权更迭,马尔福家都挺了过来。”德拉科抬起头看着哈利。“我们在不同的时期支持不同的阵营。这样,无论谁得势,马尔福都在胜利的一方。” 

“如果你是个斯莱特林,你就会知道这些,”米里森对着大受打击的哈利假笑。 

“哦,闭嘴吧,布尔斯特罗,”马尔福骂道,“你该为我加入了你这边而感到高兴。” 

等等,罗恩想。“米里森在邓布利多这边?”他结结巴巴地问。 

她大大地叹了口气。“我当然在,你这蠢货。伏地魔杀独角兽。他必须被打败。” 

“但……但是……不应该是这样。”罗恩狂躁地抓着头发。 

“马尔福应该为了哈利转换阵营,而不是因为某些马尔福阴谋。而米里森应该为了我这么做,”他指着米里森,“而不是自己变成好人。” 

“这就是你最近在做的事?”米里森尖叫,“你不停地纠缠我,折磨我,就是想要我爱上你然后加入你伪善的事业?就好像我没有自己的想法?就好像我为了我的男朋友什么都愿意做?” 

“如果你想打他,我会帮你按住他,”金妮自告奋勇地说,上前一步,“我不敢相信我哥哥这么大男子主义。” 

米里森看了罗恩一眼。“我受够了这场闹剧。我要打包回家。” 

“这不怪你,”金妮说,跟着她上了楼梯。 

德拉科怒气冲冲地逼近罗恩。“你会为了试图利用我付出代价。” 

“试图?”罗恩说,然后立刻想要咬断自己的舌头。 

攥紧了拳头,马尔福宣布说:“我要走了。我要去……”他突然意识到他没地方可去。暗自做了决定,他抓住哈利。“我要去我的房间,而哈利要跟我一起。” 

德拉科拉着哈利消失在楼上。 

其余的韦斯莱家人陆续走出房间,失望地摇着头。最后只剩下罗恩和赫敏。 

“我只是想帮忙,”罗恩结结巴巴地对赫敏说,“那时我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赫敏向罗恩靠近一步,罗恩虚弱地笑了笑。他突然感到天旋地转,她的拳头击在他头上,把他打翻在地。 

“你不认为我能说服某些白痴转换阵营吗?”她对他大喊,“还是你认为我缺乏魅力?” 

赫敏气冲冲地走开。罗恩认定唯一的好事就是一切都结束了。她显然是跟米里森一起混太久了。 

“你也生我的气吗,伙计?”罗恩问哈利。 

他在一棵树下坐了大半天,所有人都避着他走。当哈利走过来的时候,他预料到会有又一次斥责。但他的朋友只是静静地坐在他身边,一言不发。 

哈利想了几分钟,然后摇摇头。“我知道你利用我,但我已经习惯了。见鬼,邓布利多早就在不眠不休地利用我了。你只是在尽力帮忙。而且我猜现在的情况也不坏。德拉科在我们这边了,我们还知道可以信任米里森,我想。” 

罗恩叹气。“每个人都在生我的气。” 

“是,没错。德拉科气疯了。”哈利的嘴唇微微上扬,“意味着很多美妙火辣的性爱,所以我不会抱怨。”

“信息量太大了,哈利,”罗恩制止他。 

“对。” 

他们静静地坐了一会,然后哈利打破了沉默。 

“我真不想告诉你坏消息,但是……”他的声音低下去。

“什么?”罗恩警觉地催促。 

“查理拒绝让米里森离开。他似乎对她在龙的事情上表现出的才能印象深刻。” 

“所以?” 

“他是真的、真的拒绝让她离开。”哈利咧嘴一笑,“再这样下去,她也许会变成你嫂子。” 

罗恩呻吟起来,把脸埋进手心里。“上帝在惩罚我,对吧?” 

“罗恩?” 

赫敏的声音响起,他抬起头。“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只是想向你道歉,我不该打你。” 

罗恩看着她在哈利身边坐下。“我并不是觉得你没有魅力,你知道,”他解释说,“那并不是我没有把你算在计划里的原因。你太聪明了,我相信如果我试着利用你,你会看出来。” 

“噢,”赫敏看着地面,长久的沉默。 

“你知道,这并不完全是个坏主意。” 

哈利和罗恩瞪着她。 

“也许我们应该更公开一点。让所有人知道我们的计划。” 

“赫敏,你是不是在建议我们……”哈利犹豫着要不要说出来。 

“拉皮条?”罗恩替他说了。

“不,不是,当然不。那太粗鲁了,不是吗?” 

罗恩松了口气,但随后发现自己放心得太早了。 

“但我们这边有很多帅哥美女。你的兄弟姐妹们,罗恩。还有唐克斯和拉环,他们都相当有魅力。”

“奥利弗·伍德,”哈利建议道,“帕蒂尔姐妹。” 

“我们可以挑选一些人来……嗯……施加影响,”她想了一会儿。“幸好卢修斯·马尔福已经结婚了,不然我和金妮也许会为他争风吃醋。” 

“我觉得我要吐了,”罗恩呻吟起来。 

“废话。这一开始是你的主意。我们需要一个醒目的名称或标语。” 

“做爱,不要战争(Make love, not war)!”哈利对自己的提议很满意。 

“完美,”赫敏看着她的朋友,“哈利已经有主了,不能再参与。但我们应该开始招募新人、物色目标。” 

赫敏探究地看着罗恩。“你觉得潘西·帕金森怎么样?” 

世界已经疯了,罗恩想。这是唯一的解释。他要么与之抗争,要么随波逐流。 

“我恨她。什么时候开始行动?”他问。

 

 

 完。

序幕~第一章:http://estragon.lofter.com/post/1651cb_77ccfa

评论
热度(80)

少年心氣

©少年心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