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同人翻译][HP/DM]南瓜汁的苦涩滋味

标题:The Bitter Taste of Pumpkin Juice

作者:catsintheattic

翻译:莎白

警告:残酷的结局

原文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4406471/1/

翻译授权:http://estragon.lofter.com/post/1651cb_729de5


 

南瓜汁的苦涩滋味


地牢的门开了,一个囚犯被踢进来。随着一声吃痛的惊呼,那个人连滚带爬地摔下入口的石阶,重重地摔进囚室里。

“好好享受吧,疤脸!”守卫向牢房里喊道。门哗啦啦地关上,一切归于寂静。

哈利没有离开他所盘踞的角落,警惕地盯着新来的囚犯。然而对方只是趴在地上,一动不动。那是个男孩,哈利从他窄窄的臀部和消瘦的背部得出了结论。但愿如此,因为他从未见过哪个女孩被折磨到这种地步。哈利叹了口气。他得照顾他的同伴,尽管这会很痛苦。除了帮助他康复,还要分给他有限的食物和仅有的一条毛毯,直到他分到他自己那条。不,哈利并不介意照顾别人。他只是希望偶尔也能有人能来照顾一下他。如此而已。

哈利慢慢地站起来,在那个伏在地上的男孩身边跪下。男孩裸露的背上布满了触目惊心的鞭痕和血迹。他小心翼翼地把他的身体翻过来,令男孩干裂的嘴唇间逸出一声呻吟。但哈利没有听见。他的动作僵住了,他盯着那张因消瘦而显得比以前更尖的脸。马尔福,德拉科•马尔福。如果要照顾的是这个人,也许他介意。

哈利厌恶地嗤鼻,收回手,在他破破烂烂的袍子上蹭了蹭。他扫视了一圈囚室。这其中一定有诈。德拉科•马尔福不单单是食死徒高层的儿子,他还得到了黑魔标记,已经效忠于伏地魔。这个人被送到这里,跟他,哈利•波特,关在一起——这说不通。

地板上的男孩又发出一声呻吟,猛地把哈利从思绪中拉回来。马尔福似乎渐渐恢复了意识,用充满了痛苦的目光看着哈利。

“发生了什么事?”这是个命令,并非询问。

“他们打了我。”

“我看得出来,”哈利咕哝了一句,“但是,为什么?”

“记得那天晚上吗,在塔顶上?我知道你在那里,斯内普后来告诉我了,”马尔福轻声说。不等哈利承认,他就继续说下去,“那次我失败了,但并不是唯一的原因。我父亲被关进了阿兹卡班,斯内普身份暴露,被当做叛徒处死,能保护我的人都不在了。然后,黑魔王不再使用饥饿和钻心咒作为约束纪律的手段。我失败太多次,他对我完全失望了。”

对于斯内普的消息,哈利无动于衷。那个男人死了。没有时间也没有必要去哀悼。“是伏地魔让他们打你的吗?”

“我不知道,”马尔福退缩了一下,眼睛黯淡下来。“他把我交给了麦克尼尔,他一直嫉妒我父亲。不用说,他可真是分秒必争。”马尔福闭上眼,明显已经筋疲力尽。“我猜他们希望你杀了我,”他沉默下来,面孔如同一尊雕像,上面深深地镌刻着痛苦。

“该死,”哈利骂了一句。这比他预想的还糟。如果他们想要马尔福去死,就不会给他送食物。这意味着他们得一直分享哈利那一份。

“我不会杀你,”哈利转过身,在他之前睡觉的角落翻找着。“你饿吗?”

“不太饿,”马尔福回答。

“现在不是谦让的时候,我们得坦诚以对才能活下来,”哈利咕哝着,“你饿了吗,马尔福?”马尔福不情愿地点点头。“这个,吃点吧!”他递给另一个男孩一片面包。“让我们祈祷他们会给你送吃的吧。”

令人惊讶的是,他们送了。第二天晚上,碗里的汤比原来多一点点,面包比原来大一点点。尽管不到原来的两倍。

“混蛋,”哈利从内心深处咒骂他们。但他不会为此浪费太多精力。“记得观察有没有潮虫或蟑螂,或任何能吃的东西。”马尔福厌恶地撇撇嘴,但哈利不打算放弃一切机会。

马尔福拒绝跟他同盖一条毛毯。晚上,他在地牢里瑟瑟发抖,直到哈利忍无可忍。他把马尔福硬拉进角落,强迫他睡在自己和墙壁之间,把毯子盖在两人身上。“好了,别再抖了,”哈利咆哮道,“我要睡觉,我要保存体力。”马尔福僵硬地躺着。过了半个小时左右,他终于不再打颤。哈利也进入了梦乡。


&


四天后,他们来带走马尔福。马尔福惊恐地绕着地牢跑,想要逃开。麦克尼尔击中了他的肋骨。男孩尖叫起来。

“他做了什么?”哈利问,注视着眼前这场虐待,“为什么你们不能离他远点?”

麦克尼尔大笑。“噢,我明白了,你给你自己找了个宠物。”

“波特宝宝得到了一个玩具,可以给他保暖,逗他开心,虽然那是个男孩。”贝拉一面把玩着手中的鞭子,一面用恶心的甜腻腻的声音说。她用魔杖制住哈利,麦克尼尔把不停扭动的马尔福从地上拖起来。马尔福发出恐惧的嚎叫。麦克尼尔哈哈大笑,把瘦得皮包骨的猎物往肩上一扔,无视马尔福绝望的挣扎。两个食死徒带走了马尔福。门重重地关上,哈利仍能听到他惊恐的尖叫。

几小时后,他们把马尔福扔回地牢。男孩已经不再尖叫了。他不住颤抖着,慌乱地四下张望,仿佛无视了哈利的存在。哈利试探性地向他伸出手,这使得男孩蜷缩起来,避开了他的触碰。然后,马尔福把膝盖抱在胸前,双手捂住眼睛,开始轻轻地前后摇摆。哈利叹了一口气,开始清理囚室。

“他们想从你这里得到什么?” 哈利问,眯起眼睛看着他。这时马尔福已经回到身处地牢的现实。

“我不知道,”马尔福回答,听起来虚弱无助。

尽管这个回答毫无意义,哈利相信了他。


&


接下来的许多天,他没有得到任何回答。他只是看着另一个男孩,专注于打发时间。


&


一天晚上,当食盒被推进地牢时,哈利发现他们的伙食有了改善。除了寡淡的汤水和剩面包之外,在水杯旁还有只死老鼠。“嘿,疤脸!”看守的声音在狭小的牢房里回荡,“我想你的宠物会喜欢一点额外赏赐的。今天他让我们快活极了。”他放肆地大笑,关上了递食物的窗口。

哈利碰了碰那只老鼠。还是温热的。他们快要饿死了,两个男孩共享一碗汤和一点点面包。他下定决心,走到他们睡觉的地方,找出一块尖利的石头。这块石头是为了难得的几次有肉的牢饭而准备的。而现在,这就是肉。他白痴才会浪费这些肉。

“马尔福,快点,醒醒!”哈利把懒散地躺在地上的室友推坐起来。“看看这是什么……”德拉科的脸短暂地亮起来了。“今天他们往汤里加了点新鲜的肉。喝点吧,可以让你恢复力气。”哈利把勺子送到他嘴边,耐心地哄着他。

德拉科小心地呷了一口,在勺子碰到他嘴唇的时候有些退缩。他吞下汤水,然后开始咀嚼。

“这是生的。”

“我知道,但这种时候就别在意了。我们得活下去,这才是最重要的。”哈利撕了一小片面包丢进肉汤里。“给你,吃点这个。”

德拉科吃了下肉和面包。他手上的皮肤几乎变成了半透明了,可以看到蓝色的血管和骨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波特?为什么要帮我?”

哈利只是耸了耸肩。“我不太想让你死在这里,”他狡黠地笑了,“想象一下那气味,马尔福。”德拉科用虚弱的假笑回应了他。这就足够了。


&


日子过得飞快。几星期过去了。接着几个月在与寂寞的斗争中过去了。


&


他们每次来都让情况变得更糟,有时他们来审问哈利。更多时候他们是为了德拉科而来,把他从牢房的地上拽起来,无视他的尖叫。当他们把他带回来时,他总是很安静——有时是蜷缩在角落做出自我保护的姿态,有时仅仅是昏过去了。他拒绝任何接触,哈利耐心地用一点水和食物慢慢地让他恢复体力,轻声慢语地安慰他,给他讲些高兴的事,例如他们仍能享受南瓜汁和柔软被褥的日子。而德拉科,尽管一天天地消瘦下去,在听着他的故事的时候,眼睛里总是闪烁着光彩。


&


然后,有一天,当他们把他扔回牢房,受尽折磨的男孩没有像往常一样躲开哈利伸出的手。哈利知道这不是因为德拉科感觉不到疼痛,也不是他终于允许哈利接近自己,而是因为他无力动弹。

“德拉科,来,我会让你感觉好点儿,”哈利捧起他的脑袋,试着往他嘴里灌进一点水。德拉科喝了几小口,然后剧烈地咳起来。哈利赶忙把水壶放在一边,用手轻轻安抚德拉科的胸口,“嘘,别咳了,这样会消耗你的精力。你得好起来。”

“停下,哈利,”德拉科悄声说道,“我不会的,你知道。”

“你不会什么?”

“我不会好。我需要你的帮助,哈利。拜托。结束这一切。”德拉科的嘴唇扬起一个虚弱的弧度,就好像一个骷髅露出假笑一样。

“你在说什么?你疯了吗?”哈利生气地吼道,愤怒盖过了他的关心。他轻轻摇晃着男孩的身体,无视他的呻吟。“德拉科,永远,永远不要放弃希望。无论世道看起来多黑暗,希望永远存在。”

德拉科似乎恢复了精神。“你怎么敢说那种话?下次他们会把我的肉从骨头上撕下来。麦克尼尔今天告诉我的,你听见他了,你知道他会怎么做!我宁可死在你的手上,也不要再忍受一晚他和我那个疯姨妈的折磨。我受不了了。”他的目光清清楚楚地呈现出他所受到的每一点伤害,那些恐惧在消耗他的生命,然后他的头慢慢地垂到胸口,疲倦地耷拉在只剩皮包骨的胸膛上。哈利把他抱起来的时候他甚至没有抱怨。

“德拉科,”哈利悄声说,“德拉科,不要。求你。不要放弃希望,至少不是现在。援助快要来了,我知道的。拜托,别放弃。”

德拉科抬起头,“你是什么意思?援助?你知道什么?”

哈利抱紧了德拉科,小心地不要碰到他的伤处。“我就是知道,”他叹了口气。

德拉科的身体僵硬起来,“不要用那种狗屁哄我,”他嘶嘶地说,声音因筋疲力尽而变得粗噶刺耳。

“我不会骗你,”哈利说。

“不,但你会自己保留真相!”说完这句话,德拉科仿佛耗尽了力气,沉沉陷入昏迷之中。最后,哈利也睡着了,德拉科仍然躺在他的臂弯中。

他在黑暗中醒来。德拉科在他怀中动了动。哈利的胃部一阵纠结。他轻轻放下自己熟睡的同伴,来到门口找他们今天的食物。汤水依旧冰冷,而面包就像石头一样硬。今天没有老鼠。不过,没关系。当你的同伴被折磨得生不如死,你也不能指望自己能有好运气。

哈利慢慢地回到德拉科身边,发现他已经睁开了眼睛。“想喝点汤吗?”不出意料地,德拉科摇了摇头。“明天晚上是仲夏夜,”哈利说,“明晚,战争就会结束。我们会自由的,德拉科。就在明晚。”

德拉科不可置信地瞪着他,面如死灰。“明晚会发生什么事?”他的声音听起来对此漠不关心。他的生命力正在流失。

略带迟疑地,哈利低声把一切都告诉了他。邓布利多临终前的最后一项发现,赫敏的实验,罗恩在凤凰社成员身上构筑的防御。他告诉德拉科,哪怕他,哈利波特,被敌人抓住或处死,他们也能够成功反击。他注意到德拉科的眼睛在黑暗中闪亮了一下,仿佛唤回了一丝生命力。

当哈利再次问德拉克是否想喝点儿汤时,德拉科点了点头,令哈利大松口气。他们分享了剩下的食物,然后互相依偎着,彼此汲取着对方身上的温暖,进入了梦乡。


&


第二天早晨,他醒来的时候发现德拉科已经清醒了。他的同伴看起来好点了。实际上,是好多了。希望就是生存的动力。哈利欣慰地笑了。一切都会在今天结束。前方等待着他们的是可口的南瓜汁和轻柔的风,他甚至已经可以感觉到微风拂过皮肤的触感。

德拉科看起来坐立不安。他不停地坐下站起,在狭小的牢房里走来走去。哈利怀疑即将到来的解脱让他过于紧张了。“放松,德拉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德拉科在他身边坐下,允许哈利轻轻环抱住他。

当正午的阳光终于照进狭小的囚室,德拉科叹了一声,站起身来。他走向入口,砰砰敲击着牢门。

“别这样!我们今天要保持低调。”

金发男孩充耳不闻。他退后一步,,仿佛在等待什么信号。卢修斯•马尔福出现在牢门后。他看起来精神焕发,丝毫没有阿兹卡班的痕迹。

“父亲,”德拉克说,“我准备好了。”

哈利跳起来。“这是什么意思,德拉科?你准备好了?”

“我是个马尔福,波特!”德拉科冷笑道。那种熟悉的假笑回到他的脸上,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生动。

“德拉科?发生了什么事?我不明白!”哈利面露困惑之色,困惑中带有逐渐滋长的不安。

“你当然不明白,这可是我精心主谋的计划。我终于没有让黑魔王失望。我知道你会中招,你满脑子都想着拯救别人,用这点来试探你简直屡试不爽。我猜你甚至愿意拯救我,一个堕落的食死徒。结果正如我所料。”

“但是……他们……他们抛弃了你。他们虐待你。”

“我们用了迷惑咒。每次他们把我带走,都会重新施咒。你没注意到他们从不在你面前虐待我吗?”

“他、他们踢了你,”哈利努力稳住颤抖的音调。

“我们只是配合着表演给你看,而你,完全被我们玩弄于股掌之上。”德拉科用不屑的眼神看着他。

“你不喜欢被人碰,”哈利总结道。德拉科只是闭了下眼,似乎默认了哈利的话。

“但是你来的第一天……还有最后一天……我抱着你……”哈利努力地组织着破碎的语言,但失败了。他的内心已经知道了真相,但他仍然不愿承认心底涌上的痛楚。“你很痛……在那个时候。”

“我必须为了至高的利益作出一些牺牲,”德拉科脸上仍然带着冷笑,用他惯常讽刺的语调说,但撇开了眼睛。他转过身去。“再见了,波特,”他的声音低下去,“再也不见。”

“为什么过了那么久才告诉他们?你在犹豫,德拉科。你在等什么?”哈利朝着德拉科的背影吼道。

他没有听到回答。

“你说过你爱我。”牢门和锁链的碰撞声淹没了哈利的低语,回响在狭小的囚室中。


&


走出囚室,德拉科•马尔福的全身立刻松懈下来。他用头抵着冰冷的石墙,回想起哈利最后的话语。他在等待什么?

“德拉科?”他父亲的声音切断了他的思绪,带着些许忧虑。“你还好吗?你在等什么?”

他的肩膀感受到父亲手掌的触碰。他猛地甩开。“你觉得我在等什么?我靠着面包和清汤过了几个月,”德拉科咆哮着说。无视他父亲的担忧,他花了几秒钟来恢复镇定。然后他越过老马尔福,沿着石阶走进庄园的大厅。他要向黑魔王报告。时间很宝贵。

第一天,抵抗军在最后关头的奇袭中溃败。他们都死了。流言悄悄地蔓延,据说在地牢里传出一声痛彻心扉的咆哮。

第二天,剩下的麻瓜被尽数俘虏。在他们被捕获、一忘皆空和魂魄出窍前,他们的命运就已经注定,空余躯壳,任人凌辱。

第三天,食死徒统治了全世界。到处可见鲜血的红色和咒语的绿光。死亡与他们同在。

大地沦陷,生灵涂炭,黑魔王君临天下。


&


胜利的狂欢庆典十分盛大,只有一个小小的缺憾。杀死哈利•波特本该成为庆典的高潮。但是,当他们打开地牢,发现那个大难不死的男孩已经死去多时了。医疗巫师查看着他的尸体下了结论。很显然,他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

因此,黑魔王只得满足于凌虐哈利的尸体。他把尸体放在石台上,施了一回光返照的咒语,这样当他撕开哈利的喉咙时,温热的鲜血飞溅出来,就好像新鲜宰杀的羔羊。

食死徒们高声欢呼,黑魔王举杯饮下哈利的鲜血。

卢修斯•马尔福拭去一滴飞溅到他的长袍上的血液,第一次对这个世界露出真正的笑容。然后他派了一个下等的狼人去找他的儿子。错过这至高荣耀的一刻是无礼的。


&


德拉科•马尔福在哪?没有人再见过他。但有那么一些胆敢提起这事的人说,在两百多年前哈利•波特身亡的那个地下室里,飘荡着一个幽灵。哪怕老鼠也不敢靠近那个地方。你可以听见他的悲鸣和叹息,在黑暗中诉说着他无尽的忏悔。他们说他双膝跪地,祈求着宽恕。哈利否决了他错误的寻死之心,用发自内心的真诚和善意给予他活下去的希望。德拉科知道,他将永久地活在冰冷残酷的炼狱中,被回忆所折磨。而可口的南瓜汁和轻柔的微风,永远成了遥不可及的祈望。


完。


评论
热度(30)

少年心氣

©少年心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