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同人翻译][HP/DM]Would You?

标题:Would You?

作者:Emma Grant

翻译:莎白

CP:哈利/德拉科

分级:NC-17

原文地址:http://emmagrant01.livejournal.com/

翻译授权:http://estragon.lofter.com/post/1651cb_729de5



德拉科•马尔福最终松了一口气。

魔法法律执行司的工作人员包围了现场,拍照,把麻瓜目击者集中在一起等着施遗忘咒,修复周围破损的建筑物。

“你可以放下魔杖了。”

德拉科瞥了一眼站在自己左边的波特。他那头永远杂乱无章的头发正以奇怪的角度直立着,他的胸口有一道黑色的污迹,与黑眼圈相互辉映。德拉科好奇自己是否看起来跟波特一样精疲力竭。“好的,”他说,但并未放下魔杖。

“你还好吗?”波特看着他,脸上带着奇怪的神情。

德拉科做了个鬼脸。“除了我需要洗个他妈的澡,还好。”他收起魔杖。

“我也是。还要刮胡子。”

“还要喝杯浓茶。”

“还需要一个真正的厕所。”

在一个月的持续工作,不间断的值班和奔波之后——一切都结束了。在发生了那么多事以后,最后的战斗草草收尾;他曾以为会更艰难的。“那么,我要下班了。书面报告可以等到明天吧?”

有那么一会儿,波特看起来像是要反对,但他什么也没说。他耸耸肩,点头同意了。

“谢谢,波特。我是认真的。老实说,我曾以为这次任务会是个……嗯,不折不扣的磨难。但是你不像我预期的那么蠢。”

“你比我预期的还要蠢多了,”波特笑着反击道,“但是,还好。我们搭档起来还算像模像样。”

“如果一切顺利,我们以后也没机会合作了。再会,波特。”德拉科简单挥挥手,转身走向魔法法律执行司在现场周围设置的临时幻影移形区域。他只需找到现场的监督官员放他回去,然后这整件事就结束了。

他错过了他走开时波特脸上那受挫的表情。


*****


德拉科永远想不到他会这么高兴看到自己的办公室。在数个星期奔波于各个麻瓜城镇追捕罪犯之后,花上一整天坐在办公桌后面赶报告听起来是如此幸福。他受够了自己的生命中有过的又冷又饿又脏兮兮的时光。

他在桌子后面坐下,发出了满足的叹息。哪怕是他那张有点儿硬的木质椅子也是好的。有亲切感。他拉开抽屉翻找自己最喜欢的羽毛笔。

“我猜庆祝会已经提上日程,”他抬眼看看倚在门边上的格兰杰。“我听说一切顺利。”

“你是来炫耀你的先见之明的吗?”

她从永远拿在手上的咖啡杯里抿了一口。“关于什么?”

“关于波特。你是对的,当然。我们合作愉快。”

她脸上展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向前走了一步,坐在他桌子前面的椅子里。“你觉得怎么样?”

她坐下时,德拉科发出一声压抑的呻l吟——她只有在打算长谈时才会坐下。这并非他预期的度过上午的方式。“你没别的时可做吗?去开个会?召集神奇生物权益宣传会?或者,斗胆说一句,去料理一下你的头发?”

“那些事都可以等等。继续,你刚刚说到你和哈利合作愉快。”她对他咧嘴一笑。

他翻了翻眼睛。“噢,说真的,你不能想些别的事吗?我们在谈论的是波特,我他妈求你了。”

“即使是你也得承认他挺好看的。”

“我不想承认任何事。”他开始重新整理办公桌上的几叠文件,让自己看起来很忙,但她没有理会暗示。

“你跟他一块儿呆了一整个月。我确定你们俩之间发展出了某种友情。或……别的什么。”

“他是直的,格兰杰。我相信你懂的。”

“我可不敢确定,”她又喝了一口咖啡,对他露出微笑。

德拉科泄气地靠坐在椅背上。“你为什么突然对给我介绍男朋友这么感兴趣?”

“你需要一个。而且哈利——”

“对我不感兴趣。虽然他是个很好的傲罗。而且比我预料的要聪明。在各方面都不是拉文克劳的料,但不像我过去想的那么白痴。”

“那么,我的确可以炫耀一下某些先见之明。”

德拉科叹气。“是的,你说的没错。你告诉我他很聪明,而我们合作追捕巴特曼会比分开工作好。你真是完全的、绝对的、百分之百的正确。高兴了吗?”

“那是当然的。我等着读你的报告。周五能交给我吗?”

“取决于你要看多少细节。”

她对他微笑,站起身。“噢,你知道我的。我要<i>所有</i>的细节。”


*****


他的声控羽毛笔在一卷长长的羊皮纸上奋笔疾书,这时敲门声打断了他。他皱起眉头,用魔杖指着羊皮纸,擦去了“敲门”和“抱怨”两个词。

“谁?”他喊道,在语调中贯注了大量的不满情绪。

门开了,一个熟悉的黑发脑袋伸了进来。“嗨,”波特对他眨眨眼,看起来异常紧张。

“啊,波特。我还以为是其他人。请进。”德拉科往椅背上一靠,对着桌子前的空椅子做了个手势。“什么风把你吹到我们这些基层员工的地方来了?”

波特坐下,环视着德拉科的办公室。“你的办公室真小。”

德拉科翻了个白眼。“没错,嗯,我们不可能像你那样举足轻重,不是吗?”

波特看起来有点惊讶。“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当然是那个意思,不过没关系。你还好吗?你看起来有点儿神经质。”

波特的脸颊微微变红了。“我很好,我只是……我来这里问你些事情。”

“我已经告诉过你我们的预算付不起利兹那家旅馆的住宿费。你说你会解决的,所以别再叫我走后门。”

波特迷惑了一会儿。“不,不是那方面的事。只是——下班后你有兴趣去喝一杯吗?”

德拉科对他眨眨眼。“噢,就这样?嗯,通常来说我是有的,但今晚我有别的计划。跟几个朋友出去。你可以一起来,如果你想的话。”他一说出口立刻就后悔了——这次聚会的主题就是庆祝他从一整个月与波特的共同工作中生还。很奇怪,他竟然忘了这个。“当然,这主要是斯莱特林聚会。我们一个月聚一次。你去的话也许会不太自在。”他耸了耸肩,希望自己看起来足够漫不经心。

波特咬着他的下嘴唇。“好吧,也许改天?”

德拉科努力把目光从波特的嘴唇上拉开。波特的确很好看。最好不要让他自己意识到这点。“好吧。你的报告怎么样了?”

“进展缓慢。我恨写报告。”

“有谁不恨呢?”

“我想赫敏很喜欢。”波特露出一抹微笑。

德拉科大笑。“说的对,我想她喜欢。嗯,如果没别的事,我在下班前要写完这个报告。”

“好吧,”波特说,站起身,“我会……回头见,我猜。”

他转身离开时的表情有些奇怪,但德拉科对此并未留意。


*****


星期三早上,他在通向魔法法律执行司办事处正门的走廊上遇到波特。

“嗨,马尔福,”波特说,仿佛一个傲罗在这里闲逛是再正常不过的。虽然他们在魔法部的同一层工作,但是在过去的三年时间里,他偶然碰上波特的次数还不足半打。实际上,他印象中在楼层的这一头见过傲罗的次数用一只手就能数过来。

“你在这里干什么?”他脱口而出。

波特看起来有点儿受打击。“我有些问题,关于我们与总部失去联系的那几天里的事。我想我们可以去喝杯茶,聊聊那些细节?”

德拉科给了他一个嘲弄的怀疑眼神。“如果你觉得我会让你抄我的报告,你就想错了,波特。”

波特看起来被冒犯了。“我只是想确定我们的报告能协调一致。”

“我们抓到他了,不是吗?我们工作时并没有违反任何的——”他降低了音量,“——太多的——规定。”

“所以你要拒绝吗?”

“我一整天都要开会。我现在正要去会议室。”

“那么,你愿意一起吃午饭吗?”

德拉科挥了挥手上的纸袋。“我午餐时也要工作,实际上。他们疯狂地认为我能开一整天会,同时完成所有的工作。不管你想让我做什么,你能写张备忘送到我那里吗?我有空的时候会回复你。”

“那么我假设你也不能一起吃晚餐了?”

“今晚?不行,我完成工作以后打算回家去崩溃。”

“我会送张纸条给你,”波特沮丧地笑了笑,转身走开。

德拉科看着他的背影摇摇头,松了一口气。傲罗们不会像法律执行司的职员那样被工作淹没吗?他无法想象花时间在别的部门到处闲逛、跟别人去喝茶或吃午饭。

当他在办公桌后坐下,为第一个会议做准备,他突然想到波特也许有些孤单。但他肯定有比德拉科更好的选择。或者他是那种为追逐和抓捕而兴奋的类型,一旦任务结束他就变得消沉沮丧,绞尽脑汁想要再体验一次。

德拉科皱了皱鼻子。那听起来并不有趣。


*****


星期四下午,波特和德拉科一起走进电梯。当其他人在五楼走出电梯,波特靠近德拉科,压低了声音。

“熬过了开会的一天,我明白。”

“你不明白,”德拉科回嘴说,“我恨会议。”

“我也是。除非是罗恩主持的,那一般会变成一场骚动。”

“我听说过。”

“所以,”波特开始说,犹豫了片刻,好像在下定什么决心,“今晚你有兴趣跟我一起吃晚餐吗?”

德拉科转过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我已经快写完报告了,如果你真的想抄,那就抄把。”

“跟报告没关系,”波特的目光停留在德拉科脸上,虽然他似乎花了点儿功夫才没有移开视线。

“事实上,我今晚很忙。我有个约会。”

“噢,”波特的视线移到电梯门上。外面的景物慢慢上升,最后他们停在二楼。

“我并不十分喜欢那家伙,但我期望以后会好起来。懂我的意思吗?”

“是,嗯。祝你好运。”

“你也该试试,你知道的。我听说了关于禁止滥用麻瓜物品司的那些女巫们的八卦。”他对波特咧嘴一笑,波特仍坚决地盯着前方。

门开了,波特一言不发地走出电梯。他沿着右边的走廊走向傲罗办公室。德拉科盯着他的背影,不确定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


“你的约会怎么样?”

“可怕,”德拉科叹气,魔杖轻叩在法律执行司休息室的茶壶上。他本该对于波特出现在这里感到惊讶,但是他没有。波特显然刚刚跟格兰杰见过面,离开之前顺路来看看德拉科。

“真的吗?”波特脸上隐隐挂着一丝微笑。那跟他真配。“发生了什么事?”

德拉科真不想谈起这个,但他还想看波特的微笑。“首先,他是个傲慢的杂种。自恋过头了。他足够英俊,我猜。而且相信我,在几个月之后我要做好准备接受——”他做了个意味深长的手势,抬起眼看着波特——这可不是个公开谈论他的性生活,或缺乏性生活的好地方。“但他真是个超级大白痴,我甚至没法去亲他。”

“我不知道你的要求那么高。”

“去你的,波特。我的要求极端的高。我不像人们所想的那么随便。”

“所以,今晚你有空吗?”

德拉科叹气。“不幸地,我有。”

“那么你愿意……下班后去喝杯茶吗?或者吃晚餐?”

“好啊,为什么不?”茶壶尖叫起来,德拉科把热水倒进他的杯子里。“今天下午我在古灵阁有个会议,所以我可以在那边跟你见面。”

波特展露出德拉科见过的最灿烂的笑容。“太好了。你知道对角巷尽头那间叫妖精手肘的酒吧吗?七点在那里见。”

波特离开时,德拉科发誓他可以看到波特背上长着翅膀。无论他想跟德拉科谈什么,都一定是极端重要的事。

德拉科强迫自己把视线从波特的屁股上移开,直到它消失在拐角。无论如何,为什么他要与这么一个魅力四射的直男发展友情?最后一定会悲惨收场。他往茶杯里放进一块放糖,叹了口气。


*****


德拉科离开古灵阁时下起了雨,时间已经过了七点。银行安保的妖精头儿从调查开始就很不配合,甚至是现在,在罪犯被逮捕以后,他还是古怪地缺乏热情。会议是必经程序,但现在想想简直是浪费时间。

德拉科天杀地痛恨妖精。

他匆匆忙忙跑进附近建筑物的屋檐下,对袍子施了个防水咒,然后向跟波特约好的酒吧跑去。一边喝酒一边享用丰盛的晚餐,伴随着大方得体的对话,这想法十分令人愉悦。在过去的一个月里,他开始喜欢波特的陪伴,在所有其他事情中。但他并不打算承认这点。

街上的路人行色匆匆,急着去避寒。他们似乎都朝着与他相反的方向走,阻碍了他的脚步。他最后看到了巷子尽头的酒吧,褪色的木制招牌摇摇晃晃,好像被雨打下来了。他迟到了,但波特看起来不像是那种会在意的人。

他看到波特坐在远处角落的一个双人高背凳餐位上,已经点了一瓶酒。酒吧里人声鼎沸,德拉科好奇波特在这里坐了多久才占到这么一个好位置。

“抱歉,”他说,一边脱下袍子,把它挂在椅背突出的铜把手上。

“该死的妖精有数不清的问题,关于那些琐碎的细节,而它们似乎对答案不感兴趣。”

波特笑了,显然是为看到他松了口气。“你比我好。”

德拉科的手指穿过自己湿淋淋的头发,努力使自己看起来更体面些。波特看起来经过了精心打扮。他穿着一件清爽的黑色T恤,而且绝对用了某些野生动物驯化咒语来对付他的头发。他甚至剃了胡子。该死

“我没想到你可以把自己打理得这么干净,波特,”德拉科说,一面在椅子上坐下,“今晚有个热辣的约会?”

波特的眼睛睁大了,一脸空白地看了德拉科一会儿。接着他拿起酒杯,一次喝光了剩下的啤酒,然后砰地一声重重放回桌子上。

“呃,我原以为有,但没成功。”

“啊,抱歉,我猜我们俩这周末都没法跟人上床了。”

波特抬头看着他。“没错。我要再来一杯。你要吗?”

“当然。还有食物,在你喝酒的时候。”

过了一会儿,波特拿着两杯酒和一个大盘子回到座位。话题转向德拉科在古灵阁磨难般的经历。跟波特聊天很自在——或者至少现在是这样,在经历了好几个星期的独处,除了对方没别的人可以说话的日子之后。他不需要装腔作势,举止得体,而且也不用担心波特下星期会利用他说过的话来对付他。这与他经历的任何一段友情都不一样。

而现在他们是朋友,承认这点就跟这件事本身一样怪异。他喜欢波特。

波特,有修长的身材和一头可笑的乱发,那道渐渐淡去的伤疤仍是每个人跟他说话时目不转睛盯着的对象。波特,戴着副金属框架眼睛,有一双明亮的绿眼睛和苍白的皮肤,与解开了最上两颗扣子的黑T恤十分相衬。

“马尔福?”波特眯着眼睛看着他。

德拉科强迫自己移开视线,看向杯子里最后剩的三分之一麦芽酒,然后再次跟波特视线相交。

“这真是疯狂的一周,我已经累坏了。我想今晚已经玩够了。”

“Yeah。我也是。”

“很抱歉你没能约会成功,”德拉科说,想着他其实并不怎么抱歉。波特站起来,转身从铜把手上取下他自己的袍子,德拉科的目光再次飘向波特的屁股。同样裹在一件十分合身的裤子里。老天

波特发出一声像是压抑着的笑声。“对,嗯。我是个白痴,显然。”

“我也是。我仍然没法相信我前阵子会跟那个混蛋出去约会。”

“那么你为什么跟他出去?”波特穿上袍子,德拉科正努力把自己那件从金属把手上扯下来。今晚甚至那个该死的铜质妖精手也在跟他过不去。

“因为我又饥渴又孤独。”

波特笑了一下,令德拉科的内心愉悦地扭曲起来。“如果你只是想上床,我确定你会找到什么人来帮你的忙。”

德拉科的袍子终于从妖精手里扯出来,他以尽可能优雅的方式穿上它。“问题是,那并不是我想要做的——嗯,不是我想要做的全部,显然。我这么做了好多年,但已经厌烦了。”

“所以怎样?你想找个男朋友?”

“也许。重要的是我想找个想要的人,你明白吗?一个可以迷住我的人,一个想跟我一起过周末的人。”他笑起来,降低了音量,“一个毫无顾忌地把我顶在墙上直接的人,知道我的意思吗?”

波特的脸红了,他看到一边。“知道。”

“可惜运气不好。”他鼓起勇气让自己的目光流连在波特的脸上,“你要去破斧酒吧外幻影移形吗?”

波特点点头。“我跟你一起走,如果你不介意。我没别的地方要去。”

他们在沉默中走过街道。雨停了,但仍然有点凉,街上行人稀少。夜幕早已降临,给人以到了深夜的古怪感觉,虽然现在不过九点。

他们左转走进纹波巷,德拉科在那儿有间公寓。对于波特来说,合理的举动应该是在这里跟德拉科告别,然后转身去破釜酒吧。但他只是一直走在德拉科身边。两人都没有说话。德拉科的头因为喝了几大杯强烈的麦芽酒和邀请波特喝一杯的想法而有些眩晕。波特仅仅想要友谊,而德拉科不想冒着失去他们已经获得的友情的风险去勾引波特。但他也许还是会以勾引波特告终,因为他是这么一个白痴。

然后他们来到德拉科公寓楼的门前。他必须说点什么。他应该只是说声晚安,那样就够了。友好。安全。

但他脱口而出的是,“我有些极品威士忌,既然你说你没地方去,你愿不愿意——”

“好的,”波特说,“我愿意。”

那么,好吧。

德拉科的胃抽动了一下,当他们走上楼梯,走向他的公寓。他用魔杖轻敲把手,门开了。他迅速地对房间角落的一盏灯施了个咒语,温暖的灯光充满了房间。

波特在他身后关上门,拘谨地站着,仿佛不太确定他是否受欢迎。德拉科脱下长袍挂在门边的钩子上,走进厨房。片刻之后他端着一瓶威士忌和两个杯子出来,放在沙发前的桌子上。波特没有动。

“我真是个糟糕的主人,不是吗?至少让我替你挂袍子。”德拉科走近他替他脱下长袍,挂在他自己那件旁边。“抱歉这里很乱。这是——”

手指环上他的手腕,他僵住了。他转身看着波特。他眼睛里有股狂热的闪光,他并非完全不熟悉那种目光。他惊讶地注意到他已经看着它有一阵子了。他咽了口口水,等待着,害怕破坏了这一刻。

波特又盯了他一会儿,然后动起来,把德拉科推到门上,把他们的嘴唇碾压在一起。德拉科为这其中的力度呜咽了一声,几乎要融化在墙上。他的手急切地拉出被仔细塞进波特裤子的黑T恤下摆,滑上波特的背,把他拉得更近。Merlin,他手指下是炽热的肌肤,健壮的肌肉在他的触摸下滑动。波特吻着他就好像他已经想这么做很久了。好像他早就渴望着、计划着这件事。

噢,该死。

格兰杰曾试着告诉他,但他没听。他过于确定波特是直的。他几乎毁了这一切。

“我真是个白痴,”德拉科抵着波特的嘴唇说,“我真他妈抱歉——”

“闭嘴,”波特回答,然后他们的舌头就被别的事占据了。

他们早该这么做了,当波特的嘴唇顺着脖子蜿蜒而下时,德拉科想。要不是德拉科表现得像个饭桶,他们也许早就这么做了。现在那嘴唇吸舐着他脖子上的敏感带,波特的手摸索着他的裤子拉链。是,他们现在就要做那事,就在这里,顶在门上。

就像德拉科曾经说过的那样。

当波特滑跪在他双膝间,他笑了起来,因为这真的是他没有预料到的,而波特包裹住他的直立的嘴是这么多年来他体验过的最惊人的事。并非最好的口l交,但这不重要。是哈利•波特正跪着吸他的直立,显然已经渴望了至少一星期。有人如此对他充满欲l望的想法太激动人心了。

他把手指埋进黑发里,注视着自己的顶端前前后后地干着波特的嘴。他感受到吮吸、热度和舌头的舔舐,那真是妙不可言。他快要到达那一点了,他想要去,但夜晚才刚刚开始。他怀疑今晚不可能只做一次。

他警告地推开波特的头,波特站起来吻他,用手握着摩擦他,同时吸舐他的舌头。双重快感立刻把他推向边缘。波特用手臂环住他,支撑他不要脚软得倒下,给了他一个深深的吻。

最后波特稍推开一点距离,手掌上都是白色液体。他咧嘴一笑。“你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我们在约会还是不知道你是双性恋?”德拉科不得不停下来缓一缓呼吸,波特大笑起来。

“我们在约会。我真想把你咒回那间酒吧去。”

“就像我说的,我是个白痴。虽然如此,这是我有过的最好的约会。”他靠上前去索取另一个吻,波特发出一声呻l吟,把自己的直立压向德拉科的大腿。“为什么不去沙发上,然后让我回报你?”

“绝妙的主意。让我先——”他在袍子里摸索了一阵,找到他的魔杖,对手掌施了个清洁咒。他的嘴唇一直没有离开德拉科的。

“你等下会变得更加脏兮兮的,你知道,”德拉科悄声说,一面推着他后退到沙发上。

“我希望如此。”


*****


“我们得谈谈这次报告,”格兰杰以这句话作为问候。他从桌子上抬起眼,看到她站在门口。“你知道的,你发誓会在周五交给我的那份?”

“哦,好,”德拉科回答。周一的早晨才过了十分钟,但他已经差不多体力透支了。“呃,问题在于——”

“我们花了一整个周末来工作。”哈利•波特出现在格兰杰身边,她惊讶地跳起来。“说真的,我们几乎没有停下来吃东西或喝水。我们一直在不间断地做。”

他对德拉科眨眨眼,后者正努力克制着不要脸红。

格兰杰来来回回看着他们两个人,露出一抹怀疑的神情。“然后?”

波特耸肩。“然后差不多完成了。你会收到一份拷贝,当我的上司拿到他那份的时候,我发誓。”

“一份跨部门的报告?我想挺合适的。”

“我们似乎是对好搭档,”德拉科说。

“我们是,”波特回答。他们露出会心的笑容。

格兰杰了然地抬起眉毛,但什么也没说。她转身走开之前给了波特一个清晰的“我们得谈谈”的目光。

“我们的确是好搭档,”波特说,靠在门框上。

“今晚要来点团队合作吗?”

波特关上办公室们,绕过德拉科的办公桌。他倚身向前,握住德拉科的领带,把他拉进一个吻。“我想着我们今晚也许得开一次简短的会议,关于我们的跨部门特遣部队。”

“我喜欢你的思考方式,”德拉科低声说,摸索着他的魔杖。隐私咒确保实施。

也许,德拉科想了几分钟,当波特的嘴唇正坚定地向南挺进,他并不怎么讨厌会议。


~完~


评论
热度(128)

少年心氣

©少年心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