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同人翻译][SK]喜鹊 9(插曲-Number One)

标题:Magpie

作者:waldorph

翻译:莎白

校对:拉普

原作:Star Trek (2009),ST-AOS

配对:Spock/Kirk

[原文地址]  [翻译授权]  [译文目录]

--------------------------------------------------------------------

插曲2 - Number One


她其实不太想跟Chris Pike一起工作。他写过一篇论文,明显爱上了研究对象:Kelvin号大副兼短暂的舰长,George Kirk。


她读过那篇论文,还出席过许多听证会,她相当肯定Chris Pike 会在最后一刻输给星际舰队,然后转而说服Winona Kirk让他收养她的孩子。从官僚的角度来看,关于Kelvin号的整个事件都很有意思。一旦有他们都认识(或听说过)的人去世,看星际舰队如何试图从方便有利的角度来解释是很有趣的。

如果她那时更了解他一点,她就会知道当他听到官方解释是“空间异常”时,那个表情意味着他要跟星舰死磕到底。然而,当时她只当他是不爽,就没有再理会了。

在那之后五年,她都没见过他。当她接到任命,要参加他第二次担任舰长的航行时,她几乎没认出他的名字。那可真是一片混乱。首席医疗官没在医务室里坚守岗位,其余所有人都像是精力充沛的酒鬼,而Pike一方面像个行为怪异的禁欲系,一方面会跟所有愿意的人乱搞。

前两个月真他妈的糟透了。后来情况得到改善,因为她终于忍无可痛揍了他,提交了转职申请。

他恢复意识以后用更高权限控制了她的房间。他们连续几个小时朝对方大喊大叫,但没有解决任何问题,直到他们接到下一个任务。在这个任务中,他被外星人绑架,要求他与女性交配,仿佛他们是什么濒危物种。她磨了磨牙齿:人类不是他妈的濒危物种,不像——不像她的人民。

然后他们问她想不想要他,想不想干他。她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们,因为他们应该是一个高度发达的种族,但他们满脑子都是性。她简直快要疯了。

交战结束后,在他们被传送回飞船之前的那段时间,他把纱布按在她的大腿上,眉头紧紧地拧在一起。

“你——我是说,我知道你在这里不……不开心,但是——”

“如果我进入成人娱乐圈,”她沉思道,并没有接上这个话题。这里面包含有太多情绪了。“我觉得我会成为身价超高的色情明星。”

他瞪着她,她抬起眉毛与他对视,“你真的想当猎户座奴隶主吗?”

他的脸一下子涨成很亮很亮的红色,他用手捂住脸(手上还沾着她的鲜血)。

“因为如果那是一种幻想,我就能理解了——你的性幻想跟你的政治立场无关,对吧?但如果你的立场真的是这样,我们就会有很多麻烦了。过去的五个月根本不算什么,是不是?”

“天哪,Number One!”他不知所措地喊起来,“那是——那只是性幻想好吗?”

“没错,”她同意道,躺回地上闭上了眼睛。他们挽救了战局,很快飞船就会把他们传送回去,也许他们能办到。“那很酷,有时候我会想像被轮奸——到处都是鸡巴,而你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接受现实,你能想象吗?”

他很大声地咽了一口口水。她安抚地拍拍他的手背。奇怪的假正经。

之后,她发觉这场关于可怕的性幻想的交流把他们联系了起来,跨越了职位的界线。

-----------------------------

她很了解发生在Jim Kirk身上的事。她知道被看见就意味着危险是什么感觉。她也知道尽管那个瓦肯小孩认为他都懂,但实际上他并不明白,生活中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可能变成敌人是什么感觉。

他一点也不明白。

但是她明白。她对此深有体会。她在Illyria活了下来。

她和Chris仍然会吵架,因为她在人前人后的双重性格使得他被夹在其中进退两难。现在他理解到这种双重性格是天生的生存技能,他试着去体谅她,但有时候他还是会忍无可忍,这时她就要狠狠揍他。

在那个瓦肯小孩说服Chris收养Jim Kirk后(她快要笑掉大牙了),Chris在房子里漫无目的地绕圈,她就坐在楼梯上喝啤酒。

“Winona Kirk的孩子,One!天哪我就要——你还记得Winona Kirk吗?”他问。她叹了口气,到街上的硬件商店去安装了一个可以从里面锁上的门。然后她熔掉了钥匙,放在孩子的枕头底下。因为显然她变得温柔了。

“我并不打算——”Chris窘迫地说。他来来回回地踱着步,就像在舰桥上,当他知道她正准备推翻他下达的狗屁命令时那样(说真的,他们应该在学院里安排一个不那么人类化的模范,因为地球人太他妈操蛋了)。但是她领会了他没说完的话,类似于:隐晦地指责如果没有那扇门他就会去做些什么事。但是她认为Chris乃至任何一个在健全家庭里成长起来的人都应该能理解,因为他见过那些暴行在她身上留下的伤痕。每个人都需要一个锚,这个锚本应是父母,但有些人却不能享受那种奢侈。Chris是她的锚(她仍然不能100%确定那是怎么发生的,但他确实是)。Spock是Jim的。当她感到公寓太过空旷,仿佛能听到脚步声或是传送器的嗡嗡声时,当噩梦填满黑夜,她无处可逃只能离开时,她就会躲到Chris家。她能这么做,因为她的锚就在一英里以内,只要她需要(需要、想要,躲开那个躺在她床上她却毫无印象的男人,除了他的牙齿不错),她就能到这里来。

“行动胜于雄辩,”她说,然后让他带她到外面的流动食品摊上吃晚餐,在这个过程中他抱怨着所有那些他们不可避免的疾病。

Spock就要回瓦肯了——所有长了眼睛的人都看得到Sarek大使和Grayson博士留下来只是因为Jim受到了虐待,另外他们相信如果现在离开,他们的儿子一定会想方设法逃跑。Spock留下来的这段时间,Jim能够拥有他的锚,让他感受到生活还在掌控之中。但Spock就要离开了,所以这个地方必须拥有足以支撑Jim的力量。

他们谈了很多——他妈的非常多,关于Chris不需要为Jim身上发生的每一件事承担责任,但他会被认为有过错直到证明清白。他要证明自己不会打孩子,也不会疏忽他、朝他大喊大叫,或是为了孩子不能控制的事情责骂他。她说了一些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去想的事。当他意识到她在Illyria的经历有多糟糕时,他露出那种好像被狠狠揍了一拳的表情。那是混合了被揍和想杀人的表情。这就是她喜欢他的原因。Chris Pike通常是个温和冷静的人,但是,在某些时候,却恰恰相反。

“这绝对会是一团糟,”医院里,她看着Jim在睡梦中挣扎,说道。Spock伸出手按在Jim的手上,眼睛下有深绿色的擦伤。

“没错,而且你他妈的也要搬进来,”他回答道。那似乎很公平。

(她没有要搬进来,至少不会比现在更频繁地住进来的)。

*

飞船正在下降。她快要窒息了,她的尸体将会飘在空中,在墙壁和天花板间弹来弹去,直到飞船爆炸或者有人截住他们。这可真是……胡说八道。

“在Illyria你是个演员吗?”Jim斜眼看着她,问。

她瞟了他一眼,Jim关掉了游戏。总有一天她会告诉他的,等到他准备好的时候。他已经问过好几次了,但是他们这样的小孩只顾自己,当你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时候,很难理解他人的痛苦。

“别告诉他,”Chris在厨房里说。

“不会正式地告诉他,”她说,对Jim摆出一个夸张的笑容。Jim对她翻了个白眼,跳起来越过沙发背。她跟在后面,主要是因为一个十六岁的男孩干出的事情很可能会不太令人满意。

“晚餐是什么?”他问。

“炒菜,”Chris正把头从冰箱里拉出来。她笑了,他对她翻了翻眼睛:他的屁股被包在牛仔裤里的样子真好看,而且他也知道这点。“自己拿刀叉,孩子。”

已经过了两年,很多事都改变了。Jim现在十六岁了,差不多跟Chris一样高,下巴开始出现凌厉的线条。他的嘴唇还是有点儿太大,他的头发,直白地说,是一场灾难。但是他可以很容易与他们共处一室,不需要他再去做些什么来证明。Chris仍然坚持着让Jim主动靠近的原则,而不是出于爱护去接近他。有时候锁上的房门还是让人受伤,但是现在他明白了这不是针对个人的。

Jim不知不觉已经成了班上最顶尖的学生。有时候他会在谈论深空探索的伦理道德时突然住嘴。他露出精彩的表情然后躲进房间里,也许是在跟他男朋友发色情短信。

他过得很好,尽管他自己并没有察觉。

*

“不行,”Chris说。

“那里是瓦肯,他在瓦肯能出什么事?”她不耐烦地争辩。Jim出门去了,这天是周五晚上。

她本来也要出去的。她本来要拉着他一起出去,但显然什么也不会发生,因为他是个白痴。

“你到底认识Jim吗?”他说,“而且——听着,我——Spock会很好。那边会很好。不好的不是——不是瓦肯,不是Spock,也不是你。”

“很明显,”她嗤鼻说,换了个位置,仰头看着他。他低头回视,双手不自在地垂着。他不喜欢她这么做,不喜欢她的头枕着他的膝盖,躺在沙发上,仿佛他们是一对儿。

实际上不是。他并不是不喜欢,她想。他喜欢这样,他只是不喜欢自己喜欢这样,不喜欢她没有假装在意他脑子里那些愚蠢的地球礼节。

“Spock的父母——”Chris开口说,但是马上停住了,他小心斟酌措辞,“他们是好人,好父母。Sarek大使帮助我们争取到Jim的监护权,我欠他一个人情,我只是不认为——”

“Jim现在很好,”他听起来很沮丧。他提到Jim时,声音里会有一种挫败的怒气。他对Jim充满保护欲,关心他成长过程中任何一点苗头,他参加学校的家长会,还会强迫自己不要表现得太关注。他担心那个男孩没有Spock就失去了方向。

这种担忧很合理——Jim曾经失去方向。他曾经喜怒无常,他有时会一言不发,然后突然发怒,破坏周围所有的东西。为了让他们关注自己,他什么都做得出来,然后又为了他们的关注大发雷霆。有些日子Chris几乎过不下去,他在她肩头抽泣,她试着安慰他。她不知道要怎么告诉他会好的,因为Jim没有伤害自己。每次这种事发生的时候,Chris都证明自己不是Frank。

“我挺过来了,”她说,“我挺过来了,所以他也可以的。”

她没有责怪Chris想要保护Jim免受可能的伤害。Grayson博士很聪明,不会没有看出她儿子对Jim投入了多少感情,但是那有利有弊。Jim周五晚上会出去玩,但他会在宵禁前回来跟Spock通话。

“他挺过来了,”她说,“他现在很好,所以他要去。” 

现在这场游戏变得公平了——或者说比以前公平。Jim不再像过去那样无助,只能躲在Spock的影子里,不让任何人看见他。他不再是那个男孩了。他焕然一新,变成更好的人,他们得确定他们是不是还适合对方。每次她去短途旅行回来,她也要用这种方式确认她跟Chris仍然互相契合。

“我会带他去瓦肯,”她说,“只去一个月,又不是世界末日。”

“你不明白,”他低声说,她好奇他有没有注意到他的手插在她的头发里。她想知道他这辈子会不会承认自己想要她。

“什么不是世界末日?”Jim问,他把钥匙扔在柜台上,对他们做了个鬼脸,“你们两个是不是在一起了?”

“我们要去瓦肯,下周末,”她说,看着他的动作。他的身体紧绷起来,就好像在等待什么关键消息。他十分努力保持冷静、漠然的表象,但正如一个十六岁的孩子能做到的那样,明显地失败了。

“真的吗?”他问Chris。Chris正在拽她的头发,带着一点泄愤的成分。

“真的,一个月,”Chris温和地说。她对着天花板笑了。

至少瓦肯不会无聊。

评论(1)
热度(15)

少年心氣

©少年心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