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同人翻译][SK]喜鹊 7(插曲-Sarek)

标题:Magpie

作者:waldorph

翻译:莎白

校对:拉普

原作:Star Trek (2009),ST-AOS

配对:Spock/Kirk

[原文地址]  [翻译授权]  [译文目录]

--------------------------------------------------------------------

插曲-Sarek


作者的说明:
发生在Tarsus事件之后,Jim住院时期。梗来自tumbling_up。

星际舰队医疗中心是为重症病人建造的无菌设施。在Sarek看来,机构运作似乎十分良好,在那样的情形下。

Jim Kirk住在单人病房里,医生和护士进进出出。Sarek坐在病房外与他的首席助理Tonya一起工作。他不是来向Jim提供支持的,而是来确保任何时候有人说起Spock正坐在Jim的床边时,他们不会再说第二次。

他认为给他们提供这个避难所是目前他能为他们做的最好的事。Tonya正在处理他的电话和留言,参加各种会议,以使他能够为他的儿子完成这件事。

Spock与他们越来越疏远,比他们任何一个人年轻时更频繁地投身于社交。他有自己的朋友,跟一些同辈相处不错,但事情在某些地方出了差错。而Sarek与他儿子的所有谈话都浮于表面。Sybok也经历过这个时期,现在他们已经捱过来了,尽管Sarek曾花了数年担心他会逼得Sybok离开他们。Spock已经离家出走过两次,虽然他一直带着回家的意愿。但下次就不一定了。然而Sarek还是保持了沉默,相信Spock知道他会一直在他身边。

Spock那个时候尽管面色苍白,颤抖,绝望,但仍旧打了电话给他,他认为这个事实表明他的儿子仍然相信他。在孩子的事情上他不讲逻辑:他怀疑他们两个都知道并且得意于此。

尽管如此。Spock在跟Sybok告别前没有去找Amanda,她感到既生气又受伤又害怕,他无法责怪她。他不知道说什么才能安慰她。她读了一本又一本关于心理依存和利用关系的书,Sarek认为Sybok紧随其后——他们都认定Spock被病态地依赖了。

Sybok不相信t’hy’la的概念,也从未体会过。

没有多少人体会过,但Sarek知道如何去识别它,他认为他们不需要那么担心Spock。

他见过Jim的身体向Spock倾斜的方式,他们触碰彼此的方式,以及每次无论医生说了什么,他都要听取Spock的意见。大部分时候是Spock来回答问题,他了解Jim的过敏史和用药史,此时Jim只是躺在那里,疲惫,顺从,正如小孩子一样。这赤裸裸地昭示着Jim Kirk在这个世界上除了Spock没有任何其它人了。

Sarek内心有一部分对此很抗拒:他十四岁的儿子还没有在心理上准备好去成为某人的准则。但另一部分则理解为何Spock对Jim Kirk的事如此奋不顾身。

他们总是假定那是因为Jim在操纵他,玩弄他,迫使他失衡地唯Jim马首是瞻。但那不是事实,Sarek想。或者说不是全部的事实。Spock头脑聪明,观察敏锐,不会无视他们关系中的失衡。

Sarek缓缓地呼出一口气,低头看向Tonya递给他的平板电脑:那是一个19点开始的与联盟主席的会晤。他对她点点头,于是她站起来打了一个电话。

也许让Spock离开是最好的办法。他们必须先尽最大的努力保证Jim病情稳定,但是之后——之后那也许是最好的做法。Sarek知道,Spock正在鼓动Christopher Pike去取得Jim的临时监护权,而他会成功的,Sarek确信无疑。Jim的生命中需要另一个可以依靠的人。更多可以依靠的人。Spock不会为此感谢他,但这仍然不是个错误的决定。

Sarek站起来向Jim的主治医生点了点头。Tonya目送他离开了侧楼。

“联系Christopher Pike舰长,”Sarek说,“我要跟他对话。”

她点点头,他跟在她身后上了等候在外的车。他还要跟Amanda谈谈,然后向Pike解释Spock真正要做的是什么,然后……嗯。然后他们必须相信Jim Kirk仍心怀活下去的希望。


[下一章]

评论
热度(7)

少年心氣

©少年心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