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同人翻译][SK]喜鹊 6

标题:Magpie

作者:waldorph

翻译:莎白

校对:拉普

原作:Star Trek (2009),ST-AOS

配对:Spock/Kirk

[原文地址]  [翻译授权]  [译文目录]

--------------------------------------------------------------------

第六章

Pike给Jim注册了原来的学校。Jim花了很长时间来假装对此一点也不高兴,而Spock花了很多时间来苦思怎样说服他父母让他也重新注册。他想出了几个出色的方案,但每次都被否决了。

八月下旬,Amanda开始收拾行李。Spock打算用一个星期的外宿来表达他的抗议。他很久以前就放弃尝试运用逻辑来合理化这种行为了。

他礼貌地敲响了Pike的房门,调整了一下抓着背包的手。

“你要留下?”Pike问,眼睛看着他的背包。Spock看着他,然后看向靠在楼梯平台扶手上的Jim。

“一个星期。Spock在地球期间正处于青春叛逆期,”Jim说。Pike呼了口气,抬头看着Jim。他似乎想说些理性的、父母会说的话,但门猛地被撞开然后又重重地合上。Number One对他们扬起深色的眉毛,在她苍白的皮肤上很显眼。Spock想,她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那么,发生了什么事?”她随口问,锁上了门。

“Spock要留宿一个星期。你为什么在这里?”Pike问,然后加了一句,“我需要呼叫什么人吗?”

“我要重新熟悉你的沙发。已经过了很长时间,我担心它对我的喜爱已经消退了,”她快活地说,打开大厅里的橱柜,拿出毯子和一个多余的枕头,深情地轻拍着沙发。

“Snow出了什么事?”Pike问,看上去早已疲惫不堪。

“没什么,我认为没什么,”Number One说,铺好了沙发。“但是,River有……一点小烦恼。

“噢,”Pike说,就好像眼下的场景毫无出奇之处。“这就说的通了。Jim,你和Spock得一起住在你的房间。Number One要在我的沙发里逃避她的感情。”

Spock看着Jim,后者正在挣扎是否值得装出这不是原计划的表现。

“哦该死,”Jim说,“嗯,Spock,我猜你得忍忍了。”

Spock跟着他进了卧室,听到Number One和Pike在低声争吵着什么,直到Jim关门上了锁。

Spock坐在床头,靠在床头板上。“我妈妈在打包行李,”他说。

“我可以绑架你,”Jim建议说,把自己抛在床上。Spock叹了口气。

“我父母一定会动用法律的权威来制裁你,并且请求最严厉的判决,而鉴于我不是持有这个星球居留权的公民,案件会按照跨星球绑架来判决。那会导致至少五十年的监禁,”他说,“同时Sybok也会强迫他的一些病人出庭作证。尽管证词很可疑,但最终审判极有可能是你被终生监禁直至死亡,而我要一直呆在Delta Vega。可能是在一个没有门的高塔上。你知道瓦肯人,我们这个种族,不是为了寒冷的气候而生的。”

Jim吸了口气,似乎想要说点什么,然后顿住了,难以置信地看着Spock。“你刚刚是不是把你自己比作长发公主,然后认为你非常娇柔易碎?”他问。

“长那么长的头发是很可怕的,”Spock沉思般地说。Jim爆发出一阵大笑,这正是Spock的目的。他不完全了解幽默,但他比大部分瓦肯人都擅长。而且他足够了解Jim,那似乎弥补了他在这个课题上所缺乏的东西。

“我会去探望你,”Jim保证说。

“你会在监狱里,”Spock提醒他,“而且没有我来资助你越狱。”

那是个谎言,当然。当Spock清楚地认识到他的父母永远也不会支持他们的友谊时,他设立了一个信托基金。基金由Besotha的一家投资公司运营,目前正明显稳定地增值。Jim可以使用这笔基金,除非Spock制止。当然,管理这笔钱的人以为Jim是Spock的丈夫,但那是一种必要的欺骗。

“没错,那可糟糕了,”Jim承认,“但我还是有可能逃出来。”

Spock看着他,没有说话。因为那有可能是真的,但Jim不需要获得鼓舞。

“哈,你也这么觉得,”Jim欢叫。Spock懒懒地捶了他一下。他考虑是不是应该鼓动Pike舰长积极地把Jim招进星际舰队。哪怕Jim打算去读工程学,那也会使他保持忙碌,培养起合法的爱好。

“我还会救出你,”Jim突然说了一句,他侧身枕在自己的手肘上,这样就能看清Spock。他笑得牙齿都露出来了。

------------------------------------------------

在这个星期的最后一天,Spock醒来就听到Pike叫他们下去吃早餐。

“Jim,醒醒,”他说,做起来摇晃Jim的肩膀。

“操所有的一切,”Jim裹在团成一团的毯子里咆哮。Spock低头看着他,想象如果他忍不住翻白眼,就可以检验他生理上能不能做到这件事。

“早餐似乎很可口,”Spock说,换好衣服站在床边。

“操。所有的。一切,”Jim重复了一遍。Spock抓住毯子把它掀走了,Jim踢了他一脚。Spock握住他的脚踝,把它们定在床上,直到Jim坐起来,睡意朦胧地瞪着他。“我恨你,”Jim喃喃地说。

“大清早就骗人不是一种美德,”Spock说,“换上衣服,我要下楼了。”

他放开了Jim的脚踝。他的手在Jim的皮肤上留下白色的指印,他看着血液流回那块区域,消去了他的紧握的证据。Jim晃晃悠悠地起了床,晃进盥洗室里,一路上小声骂着脏话。

“别忘了刷牙!”Spock在他身后喊道。Jim砰地把门关上了。

“闭嘴!”Jim大吼。Spock离开了房间,小心地锁上门,心情平静,充满了满足感。他喜欢早晨的Jim。Jim在早晨更迟钝、更刻薄,而Spock发现这二者结合起来十分具有娱乐性。

当他来到厨房时,Pike对他露出微笑。“你的煎饼,有培根的是我们的,”他说,“等会我要带Jim去购物,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一起来。”

“我很乐意,”Spock答应说。这时Jim的房间传来碰撞声,他们双双看向楼梯。

“他早晨总是这样吗?”Pike问。

“有些日子会比较烦人,”Spock说,站起来倒咖啡。Jim跺着脚走下楼梯,路过沙发的时候Number One正用Illyrii语低声咕哝着什么。

Spock递给Jim一杯咖啡,Pike把碟子滑过去,小心不碰到Jim。这很奇怪,看着人类之间这样的互动。就算是Spock的家人,即使不是充满爱意,但至少相处起来很自在。在他父母的空间里,他永远是受欢迎的,而他们永远不会在进入他所在的房间时有所犹豫,除了会匆忙而礼貌地敲一下门。Sybok和Amanda都是接触派。虽然Spock和Sarek不是,他们都把这当做生活的一部分来接受,在其中得到安慰。他们家从来没有锁上的房门。

他不太记得Sam和Winona是不是接触派,但是Jim是。或者说,Jim是针对Spock的接触派。

Jim与其他人之间存在坚实的界限,但经过这个夏天,他已经学会跟Pike共享空间,通常有Spock作为缓冲。Jim适应性很强,但都是在他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他希望Pike今年能改善Jim的情况,当Spock——不能在那里的时候。虽然这只是他的希望。Pike很擅长解读Jim的肢体语言,他想这个技能是从与Number One的相处中习得的。而她是个经历过他们星球上战争的老兵。

诚然,Spock相当确定Jim在与Pike的相处中体验到了某种文化冲击。他从Frank侵略性的怠慢中走出来,进入Pike显而易见的,有时是痛心的,对于Jim的幸福的付出中。而Spock很难责备Jim表现出的戒备。

Pike与Jim的相处——很好,异常地好。对待Jim异常地好。Spock甚至顾不上关心Pike是不是把他对Jim的父母的感情贯注到了Jim身上——那不重要。他在付出。这超过了Spock的预期。

Jim把空杯子递给Spock。“还要,”他要求说。

“先吃,”Spock不同意。Jim怨愤地瞪着他,但还是拿起了叉子。他以人类所能做到的最具攻击性的方式撕咬他的煎蛋,Spock在一边宠溺地看着他。他是真的,无可救药地,喜欢早晨的Jim。

把第二杯咖啡递给Jim以后,Pike把他的银行卡夹在两指间,“那么,你大概需要新的科技产品,对吧?”

Jim没有笑,因为他似乎,迄今为止,无法对Spock以外的人展露笑容,即使他想要这么做。然而,Jim飞快地列举了一大堆他根本不需要但似乎很想要的东西。也许他在试探Pike愿意花多少钱;愿意付出多少关注;在试探他的底线。

Spock刚刚发现一个事实,Jim是在请求某些东西,而不是直接拿走。

“好吧,”Pike呼了口气,低头看了一眼PADD,然后重新看向Jim。“我们会看看所有那些东西——我已经拿到了学校的购物清单。”

Jim的嘴角微微翘起,但笑容一闪而逝,但Pike的表情柔和下来。他过于迅速地转过身面对水槽,然后清了清喉咙。

这一幕被门铃声打破了。

“Number One,去开门,”Pike喊道。

门铃又响了。

“开门!”Pike对着Number One大叫,后者一边对他咕哝着什么,一边从沙发上摔下来。Spock收回目光,转向自己的盘子,就看到Jim试图把他的四分之一个猕猴桃碾碎。Spock用自己的叉子定住Jim的手。Jim盯着叉子,然后是猕猴桃,明显在考虑是否值得因此被刺伤。Spock叉起那片水果塞进嘴里,扬起眉毛。

Pike发出一声明显是憋着笑的声音。Jim眯起双眼,看着Spock咀嚼。

“是Amanda女士,”Number One宣布说,把手指插进她浓密的深色头发里,“来接她的儿子。无论如何,我要去洗澡了,别开水。”

Pike看起来很想去拧开水龙头,让水开着,但他没有,而是换上一个礼貌的微笑。“Amanda,见到你真高兴。我想你是来接他的?”

“该收拾行李了,”Amanda赞同说。Spock在桌子下轻轻地踢了Jim一下,防止他发表任何评论。他有些艰难地吞下嘴里的食物,这种保护猕猴桃的方式是有效的,但也许不是最优选择。太不庄重了。

“Spock?”她说。他站了起来。

“来了,”他应了一声,然后上楼去收拾他的东西。Jim跟在他身后。

“她定了今晚的穿梭器,”Jim说,“我也许可以查到。”

“对。嗯,机不可失。”

“我不知道,未来会很赞的。”

“Jim。”

“嗯。”

Spock把他的钱包放进背包,把PADD收进衣服里。“我们会保持联系。你不准有别的想法。”

“没错,我不会。我知道,”Jim轻描淡写地应允说,倒进了他的床里。

“不,Jim。你不准不回复我的信息,或者不接我的电话,只因为我离你不够近就——”他说,这比他想的更难说出口。他难以撼动那种久远的、徘徊不去的恐惧:Jim会离开他(尽管Spock知道是自己做出了离开的举动——他才是离开的那一个)。

“好吧,你知道吗,去你的,这次根本不是我的错——” Jim下面的话语被打断了,Spock亲了他。

然后Spock退开了,走到房间的另一头,心脏在他的胸腔里砰砰直跳,他抬手按住卧室光滑的木门。Jim坐在床头,两眼瞪着他,嘴巴一张一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什——”Jim开口,手指按上自己的嘴唇,然后抬头看着Spock。他看上去就快要火冒三丈,但是因为困惑而止住了。“我——”

“我道歉,”Spock僵硬地开口道。他并不感到抱歉,但他……他还是道歉了。这并非说谎,这是两件不同的事。他如履薄冰,但内心真诚。尽管如此,他感到他仍然有必要证明一下,“这是一时冲动,我并没有考虑到——”

“过来,”Jim说。

Spock小心地走过去。Jim的身手很敏捷,只要他愿意。而Spock不想被他扼住喉咙什么的,即使他是自作自受。他怎么能做出那件事——Jim的心理状态仍然很脆弱,受伤,压力重重,无所归依……Spock的所作所为对他不公平。这使得他像个猎食者,毫无疑问——他本该好好权衡再做行动的。冲动行事不符合他的教养。

他在离Jim还差一步的地方停下了。Jim挪到床边,伸出两条腿,他指着自己跟前的地面。“这里,”他清晰地说。

Spock走向前,Jim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拉近他。Spock踌躇了好一阵子,以便看清Jim微微抿紧的嘴唇和脸上表现出的决心。他缩短了最后的两英寸距离,然后再次亲吻了他。他的鼻子撞到了Jim的,他用手捧起Jim的脸调整角度,他很难阻止自己去感知Jim的心情,去窥视他的内心,但实际上并无必要,因为Jim的动作急切而坚定,而且得寸进尺。这个吻从试探的浅吻逐渐深入至激烈的唇舌交缠,当他们分开时,两个人都气喘吁吁了。Spock半压在Jim身上,Jim的一条腿屈起,抵在Spock的腰侧。他们不可思议地紧贴在一起。

“Yeah,”Jim毫无意义地说,更像是在自言自语,Spock想。Spock吻上Jim微笑的弧度,嘴唇以同样的方式贴上Jim的牙齿和嘴唇。Jim笑了出来,然后——

“Spock!”Amanda的叫声打断了他们,分开的过程中撞到了额头。Jim脸红耳赤,嘴唇红肿,让Spock想去咬一口。

一个意料之外的冲动。

“Spock,快点!”Amanda又喊了一声,声音听起来开始不耐烦了。

“我看起来怎么样?”Spock问Jim,转身看着衣橱上的镜子。他的脸颊泛绿,嘴唇看起来好像曾经……

“把你的嘴巴合上,让她以为你是因为生气才涨绿了脸,”Jim咬着自己的下嘴唇说。

“下个暑假我会回来,”Spock说,“或者Pike舰长也许会——你可以来看我。”

“好吧,如果这也行不通的话,总还有绑架这个手段,”Jim打趣地说。Spock眯起眼睛打量他,然后迅速地倾身向前偷了一个吻。

“我的地产很大,”他说,“我可以轻易把你藏起来。”

Jim的笑声伴着他下了楼梯,安慰着他去面对母亲的脸色和Pike不太自然的礼貌风度。

Number One站在Pike的右后方,Spock仅仅认识了他们一个夏天,只有三个月,但他很清楚那个位置。那是他们面对危机时的站位,他怀疑他母亲有没有意识到自己被当成了威胁。

“谢谢你们,”他对他们两个说,抬起一只手,“生生不息,繁荣昌盛。”

“愿你梦想成真,”Number One回答说,Pike只是露出一个略带伤感的微笑。

“祝你好运,”他说。Amanda护送着他出了门,上了等在外面的车。

--------------------------------------------------

回大使馆的途中他一直在回味那个吻。他甚至从未意识到自己是那么想亲吻Jim,直到他真的做了——他怎么可能连自己都不了解?这会不会仅仅是他对面别离的多愁善感?

他关上寝室的门,靠在门背后。

他的PADD滴滴地响起来。

>>别害怕ok<<

>>我没有“害怕。”<<

>>那像个约定<<

Spock盯着那行字看了很久。一个约定——什么的约定?他们下次见面时还会继续吗?他们现在是不是在一起了——是不是意味着Jim在将来的一整年里都不会去跟别人约会?

他慢慢呼出一口气。他必须重新控制住自己。他开始令人忧心地变得情绪化。他着手打包行李,发现这种单调重复的动作是独特的良药。

>>或者不是如果你不想<<

>>Spock你个混蛋老二拿了根骨头引诱我<<

>>嘿老二骨头<<

Spock叹了口气,小心地打出回复,>>也许下次见面时,我们可以重新考虑。我不希望这件事影响我们的友情,而现在开始任何关系都是不公平的。<<

>>好吧但我会想着你手淫你不能怪我<<

>>你没有必要告诉我这个。<<

>>所以你会一直怀疑我有没有做 ;)<<

>>总有一天我会忘记我们为什么要做朋友。<<

>>骗子<<

>>是的。<<

>>别觉得内疚因为我也想亲你<<

Spock盯着这条消息,然后另一条信息发过来了:>>你只是比我勇敢<<

>> 骗子。<<Spock打出回复,他的手指有些颤抖。

>>真<3话以死起誓<<

>>你敢。<<

>>哦哦哦宝贝来逼我呀<<

>>Pike舰长在旁边时别发信息给我。<<

>>真无聊好吧以后再聊<<

Spock倒在床上,突然感到筋疲力尽,好奇是不是每个人都觉察了他们之间的事。

如果这是他父母反应过度,Sybok言辞刻薄的原因。如果这是为什么Pike会留宿他。是不是每个人都认为他们是——嗯,他们很年轻。当他把Jim当成自己的t’hy’la时并不带有色情意味,但也许是他太天真了。再过两个月他就满十五岁了。这种想法简直有点可笑了。

敲门声猛地把他从沉思中惊醒。

“你知道的,”他的母亲靠在卧室的门框上,说,“在认识你父亲以前,我不知道瓦肯人会有情绪。然后我有了一个丈夫和一个儿子,他们完美地具有生气的能力。隐忍的愠怒。”

“Sybok可不会隐忍,如果对他施加暴力,”Spock说。

“的确,但我并不是在说Sybok,”Amanda对他微笑着说,“你跟我相处得更好,在最近的一年里。”她的语调中肯,Spock无法以让她不感到冒犯的方式指出,那是因为他在瓦肯非常孤独。

“是的,”他附和说,“似乎地球总会带来无法调和的争端。”

“唉,”她叹了口气,“我并不讨厌他,Spock。”

Spock没有讽刺她,但他无法制止自己怀疑地扬起右边的眉毛。

“我不讨厌他,”她坚持说下去,“但是你……你没有做出正确的决定,当事情牵涉到他的时候。你很……鲁莽。我担心你,有时候那就好像……”她扶住额头,再次叹了口气。“你非常聪明,Spock。你有超出年龄的才智和成熟,但你不是成年人。现在还不是。而我要保证你平安成人。”

“那不是罗密欧与朱丽叶,”Spock说,“我们两个都不是——”

“哦天啊,”Amanda被呛了一下,“你是不是——你是不是在跟他谈恋爱?”

Spock很感激她问这个问题的方式,因为他可以诚实地说他跟Jim并没有在谈恋爱。他爱他,这是无疑的。但他需要更深入的思考才能确定他是不是在跟他恋爱。

“不,”他直白地说。

Amanda看着他,目光专注而直接,“如果你是,你可以告诉我。”

“我可以,”他说,这跟他会告诉她有很大的不同,他们两个都知道这一点。

紧张不安的沉默降临在他们中间,Spock渴望地看着门口。

“你得明白,”Amanda轻声说,“在我们看来,他只在陷入麻烦的时候才需要你。我知道你觉得并非如此,也许你不愿我们窥探其中的细节,但对于关心你的幸福的局外人来说,这种关系并不健康。这是……是你和我必须回到瓦肯的主要原因之一。”

“Sybok要留下来?”Spock问。他之前不知道,此时感到一丝嫉妒。

“Sybok被星舰医疗中心接受了,显然这是一个很好的‘起步事业’,”她说,对其中的专有名词翻了翻眼睛。

Spock想那对于地球人也许有些奇怪,但他知道对瓦肯人来说,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发展三份事业,甚至更多。长寿影响着一个人的认知,即使是Spock也以某种方式分享着这种认知。他无法克制地去怀疑自己是否也拥有那么长的寿命,或者正如他父母试图阻止他看的那些影像一样,那些联结他原子结构的纽带会在他二十岁的时候瓦解。这种假设并非毫无道理,考虑到那些纽带是以非自然的方式联系起来,他们不一定会一直保持下去。

他想那也许是他能跟Jim那么要好的原因之一。他们的时间线都存有疑问。Jim的父母都没活过35岁,而Spock是科学实验的产物,他的人生都建立在借来的时间上。在某种程度上说,那是一种释放。更贴切地说,是一种解放。

“我只是担心你被利用了,而某一天你回顾过去会发现你没有——”她停住了,斟酌着用词,“我担心你会意识到你没有做你想要做的事,因为你一直为了别人而活。”

“我知道了,”Spock说,但内心并不认可。他们担心Jim会害了他,于是就自己先行暗中破坏。那不公平——这不是两个小孩去乡下玩耍,Spock是在帮助他最好的朋友从一个法律公认的跨星际的悲剧中恢复。在这个前提下,Spock相当肯定舍不得在Jim身上投入时间是一种吝啬的行为。

她叹了口气,用手揉了揉脸。“你并不这么想。”

“是的,”Spock赞同道,“或者应该说,我知道你的想法了,但我不同意。”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是熟悉的手势,就像跟他父亲争吵时一样。看到自己对他做出这个手势是一种侮辱。

“我要继续打包了,”他说,她站起来,点点头。

“车子五点钟来接我们,”她说,在身后关上了门。

>>我刚刚向我母亲把我们俩比作罗密欧与朱丽叶。<<

>>spock老实说既然tarsus没能杀死我那么我们天杀的能够永远活下去<<

>>除非我对你不用标点忍无可忍而杀了你。<<

>>那会让你变得火辣你懂的<<


(第六章完)[下一章]

评论
热度(5)

少年心氣

©少年心氣
Powered by LOFTER